167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其它小说 » 邮差的情人

邮差的情人
上一篇:真实的艷遇下一篇:我的完美女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本帖最后由 邱士哲 于 2017-10-5 18:26 编辑
 
1 (610).jpg (167.2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7-10-5 18:25 上传
阿明仔是个年轻的邮差。最近因为得罪了上司,被调到远离市区的一个小小的
外海岛工作。小岛上总共才一百几十户的人家,大部份都是渔民,他的工作是负责
那里的派信和收信。每天下午两点过后,阿明仔就会在岛上的小码头上痴痴的等,
在天气好的日子,一条小轮渡会慢慢地靠上来,那是普通人对外唯一的交通工具。
无论本岛有沒有东西要寄,阿明仔都会将一只锁好的邮政专用帆布袋扔上船,
然后又从轮渡上提下一只同样是上了锁的邮政专用帆布袋回来,里面装的是岛上居
民订阅的报纸杂志,和一些信。日子就是这样的无聊,值得一写的东西实在不多…
…如果阿明仔不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而岛上又住了一个迷人的年轻怨妇的话。
阿明仔因为工作太清闲,送信的时候如果那家人好客要请他喝杯茶,他照例会
欣然地答应。他平易近人的性格使他很快就和岛上的居民混熟了,甚至连那里的小
狗也学会了对阿明仔摇摇尾巴表示亲热。
一天晚上,窗外下着沥沥细雨,远近的青蛙在拼命地大鸣大叫,真是一个令人
春情勃发的夜晚。阿明仔就住在小邮局里,他照平时那样的玩了一阵电脑游戏,就
上床睡觉了。
忽然,他听到一阵拍门的声音。起初,那拍门的声音还是轻轻的,好像是拍门
的人在有所顾虑,不久,拍门的力度就大了起来,那不速的客人好像已经下了决心
了。外面下雨,夜也深了,谁在外面拍门呢?他边想边向大门走去。
「外面请问是谁呀?」他拿下门栓,大声问。
「阿明哥,是我呀。」甜得发腻的女人声音,这不是彩娜吗?彩娜的丈夫是海
员,长年出海。每次阿明仔送信到她家,彩娜都很客气的把请他进屋里喝杯茶才让
他走,有一次她还拿出精心巧制的蛋糕,一定要阿明仔嚐一嚐。阿明仔初次遇上她
,觉得她怪可怜的,年纪轻轻,丈夫长年不在家……
可能因为阿明仔认为彩娜是个寂寞的年轻女人,所以他望她的时候就有点肆无
忌惮。彩娜长得眉眼俊俏,皮肤白晢,乳房凸得高高的,浑身洋溢着成熟女人的气
息。她另有一个特別的地方,就是她的眼角有点上翘,大概就是人家说的丹凤桃花
眼,当她望向阿明仔的时候,总像有一种挑逗的意味。
后来阿明仔留意彩娜的时间长了,他发觉到他贪谗地望彩娜的时候,有时候彩
娜也红着脸在回望他。慢慢,随着彼此之间的熟络,彩娜盯着他看的那种神情是越
来越大胆了,眼神浪浪的,好像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对他倾诉,又好像……要把他
一口吞下去……被她那红润的小嘴吞下去,滋味是怎样的呢?
阿明仔都很想试一下,他虽然已经有一个女朋友,而且准备在年底就结婚,不
过女朋友比较保守,坚持要在结婚后才把贞操奉献给他。平时他们拍拖的节目就是
看戏,喝茶,逛街。所以阿明仔还是一个处男,他对男女之间的事虽然知道个大概
,真正是怎样个滋味?说出来好笑,他连发梦也沒试过,在梦中他最多是搂抱一些
美少女,亲吻她们,摸她们的乳房,甚至把阴茎往那些美少女的身上磨蹭都有。真
正的插入,因为沒有经验,所以始终沒有在梦中出现过。
他不觉得自己已爱上了这个可怜的寂寞嫩妇人(她看上去二十岁多一点),不
过他承认望着她那迷人的身体,尤其是穿上花裙子,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时候,阴茎
就不由主自主的会发硬。男人就是这副德性,任你对妻子,对女朋友多锺情多爱恋
,一旦碰到別的稍有姿色的女人,被随便勾引一下,常常就落了个千年道行一朝丧
的下场。
有一次,阿明仔从彩娜手中接过茶时,不小心把茶杯摔破了在地上,彩娜就在
他面前蹲了下来捡拾,从她不经意地敞开的两条肥嫩大腿中间,阿明仔吃惊地发现
彩娜穿的是那种非常性感的颜色鲜艷的三角小裤衩。那天晚上他因为这件事而连续
地手淫了好几次。他不断的想,真是浪费呀!年纪这么轻,身材这么惹火!到后来
,他也搞不清楚是在为彩娜的寂寞嘆息,还是为自己未能抱着彩娜睡觉而可惜了。
现在,阿明仔听到门外彩娜的迷人唤声,反而犹豫起来。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要不要开门呢?阿明仔其实很想念彩娜,尤其是趁夜黑,找点藉口在彩娜身上揩
揩油,应该不太难。但是他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了强烈的性冲动,而把她强姦掉。
「我是任嫂彩娜呀!阿娣发高烧,阿娣的妈妈托我来问你有药吗?」
阿娣是住在彩娜隔邻的小女孩,帮助別人要紧,阿明仔马上开了门,外面果然
是彩娜,她身穿半截长的单薄睡衣裤,拿着一只手电筒站在门口。可能是因为匆忙
的走,她虽然带拿了雨伞,身上不少地方都让雨水淋到了,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
的勾魂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阿明仔从她胸前乳房晃动的情形,判断出她里面沒有乳
罩,两粒乳头被半溼衣衫磨擦着,凸了起来。
但是,真正令阿明仔的阴茎硬起来的,是她的内裤的痕迹。水红色的,在绷紧
的睡裤里隐约的透了出来。她的睡裤毫无疑问是小了一个尺码,或者是她的屁股太
丰满了。
「阿娣病倒了,发很高的烧。」她脸上一片惶恐,好像是为了阿娣生病而着急
,那富挑逗性的桃花眼瞟着阿明仔时,又好像在向阿明仔传递另外一些令人想入非
非的资讯,恍惚彩娜来找他是在求阿明仔把她任意来姦:
「今晚我让你姦!」
阿明仔一股热血往脑上冲,望着彩娜期待的眼光,他胡乱地安慰她两句,转身
跌跌撞撞跑进去找保健药箱,提了就随同彩娜一起出门。从小邮局走过去要走一段
的山路,阿明仔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连雨伞沒有带,两人就只好共用彩娜的雨伞
了。开头的时候是彩娜的手拿着伞,后来阿明仔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从彩娜手中
接过了雨伞。这一来,彩娜自然就挨了过来,那胀实的乳房!阿明仔只用了极小的
动作,手肘顺利地顶住了彩娜胸前那团诱惑无比的肉。
快感!那单薄睡衣下的乳房,那么柔软,连彩娜那硬硬翘翘的乳头都能清楚的
感觉到!
以前在市区上班时,阿明仔每天都要挤公车。有时候一些年青美貌的少女站在
离他很近的地方。这个时候,阿明仔第一时间会看望向她的胸,看她的乳房大不大
,然后第二眼,他不期然的留心她的两腿之间,心里会想:
「这样的漂亮的女孩子,她的阴户会是什么样?毛多不多?」
他喜欢望看那两条美腿顶端间形成的三角地带,由此猜想出那阴户的形状与饱
满的程度,诱人阴毛的分佈。
有一次,他身旁又站了一个很吸引人的少女,阿明仔照例是在低头看她的乳房
,阴户的部位。忽然他觉察到那少女也在看着自己,而且,她的脸上现出一种古怪
的表情,好像是害羞,又好像尴尬的样子。然后他发觉她的眼睛不时的瞟向他的裤
裆。阿明仔不由自主地也望向自己的下面,这才发觉到原来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太
过匆促,竟然裤子的拉鍊也沒有拉好!
那少女的视缐一直无法离开阿明仔的裤裆,虽然阿明仔感到有点难为情,他也
想过要马上拉好自己的裤鍊。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和冲动,他
知道自己的阴茎在那少女含羞答答的注视下正在勃起。渐渐,他的裤裆一点点的胀
起,白色的内裤明显地突了出来,偏偏这时候总站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少女
的手垂了下来,竟然有意地停留在他突出的裤裆上!阿明仔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他回过神来,连忙用手肘顶向那少女的乳房。那柔软的触觉很美妙,少女并沒有迴
避,由得阿明仔在她的乳房上活动,可惜时间是太短了一点。转眼,阿明仔也已被
人推挤着下了车,他转过头来,却只看到人头涌涌,已经失去了伊人的芳踪!
以后阿明仔虽然仍然在乘搭这班的公车,他却是再也沒有看见过那位曾经触摸
过他下体的美貌少女。令阿明仔着实地失落了好一段日子。奇怪的是,当阿明仔面
对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却老是缺乏那种热切的情感,反而是陌生的年轻女性对他
作出不经意的挑逗,最能引起他的冲动。
现在,在这细雨沥沥的夜晚,阿明仔又有机会用手肘抵住了年青女人的乳房,
而且是沒有乳罩的。阿明仔的阴茎变得更长更硬,他穿的是条松身的睡裤,幸好是
黑夜,如果在白天,路过的人就会发现他的裤子中央十分不雅观的直顶了起来。
当走过一段泥泞路时,情况变的更刺激了,地上的泥泞令两人脚步不稳地滑来
滑去,不久彩娜就差不多是整个人贴在阿明仔的身上,两人几乎是抱成了一团。彩
娜紧紧的握着阿明仔的手,阿明仔感觉到她的手在发烫。
好不容易才走到阿娣的家,这时候,两人才依依不捨地分开。
小女孩看来只是普通的发烧,吃了阿明仔带来的药也就安静的睡过去了。阿明
仔在阿娣母亲的感激言语中,和彩娜一起告辞了出来。两人默默无言,在阿娣母亲
的注视下,阿明仔也只好若有所失的和彩娜道別,转身朝小邮局走去。
但是阿明仔的失望是短暂的,他独自走了几分钟,就被从后面悄悄地追了出来
的彩娜叫住了。
「阿明哥,我也有一点小毛病,你能顺便也帮我看一下吗?」
阿明仔惊喜地转过身来,瞥见彩娜站在后面,高耸的胸脯因为匆匆追赶而起伏
不定,黏湿的头髮仍滴着雨水,一大缯黑髮垂到额前来,挂着水珠儿的本来白净的
脸蛋,现在是一片的醉红。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阿明仔,眼光中充
满了赤裸裸的慾望。
望着这个像发情小母狗一样的少妇人,阿明仔的魂魄已完全被她勾去了,他乖
乖的随着彩娜往回走。彩娜亲暱的挨着阿明仔,因为期待着享受偷情的欢愉,脸上
显出了狂喜的神情。
阿明仔一踏进屋里,彩娜转身就把大门关上。她浪态毕呈,急不可待地开始脱
衣服。到了这个时候,处男阿明仔才有了一点退缩的念头,他结结巴巴的开口问:
「你不是说有小毛病吗?」
彩娜沒有回答他,然后他惊诧的发觉彩娜眼睛发出热切的光采,一边向他走近
,一对裸露出来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在灯影下轻轻摇晃。阿明仔退了一步,挨到了
床边,他知道凭着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能抵受眼前巨大诱惑了,一个成熟诱人的少
妇!脱得一丝不挂,任由他玩,任由他姦淫!
但是他却想眼前这美丽的少妇或许会帮他忙?免他被破了童子之身?让他得不
到姦淫她的乐趣?于是他舌头打着结,不识时务地说:
「…我已有女朋友,她叫苓儿……我们再过半年就结婚…请不要……」
彩娜弯下身体,脱去了两腿间那条水红色的三角裤衩,那是她白皙耀眼的身体
所剩下来最后的布片。
阿明仔兀立着,简直看呆了。他下意识退后,一不留神,整个人倒了在床上。
一副软绵绵的身体一下子已压在他身上。彩娜那双充满情慾的眸子已贴到自己的眼
前,她那长长的睫毛份外的动人。他嗅到那女性特有的微带骚味的体香,听到她急
促的唿吸和她压在自己胸膛上的突突的心跳。他挣扎着想叫起来,但一张冷冷的湿
濡的嘴印到他的嘴唇上,柔软的舌头泥鳅似的钻进他的口腔里。他骤然地感到浑身
的血液在彿腾,迷惘裹不能自持的吸吮着伸进自己嘴里那温软撩动的舌头。
他感到阴茎在亢奋,膨胀……他躺在床上任由彩娜扯开他身上的衣服,直到他
精壮的身体赤裸地暴露在彩娜飢渴的眼光下。彩娜像一条饥饿的小母狗,她张开嘴
,露出斋整雪白的牙齿去啃咬他圆厚的肩膊,直至渗出血丝来。然后她的头凑到了
他的两腿之间……
他紧闭着眼睛,咬着下唇,忍受着每一根神经在绷紧中的甜畅。享受着从未有
过的快活。
阿明仔的阴茎被彩娜的灵巧小嘴撩拨着,他的慾火陡然地高涨起来。他有点害
怕马上就要惭愧地射精,于是他挣脱了彩娜小嘴的吸吮,趴了在她敞开的两腿中间
,贪婪地嗅着她身上带着骚味的女人气息,舔着她肥凸阴户上柔嫩的细毛……彩娜
敏感地收拢起双腿,但是在他蛮横的力量之下,又只好无奈地被扳开,甚至比刚才
还要开……然后,阿明仔的阴茎插了进去。
「噢……啊……嗯……好舒服……要死了……我要被你肏死了……?」
彩娜开始狂乱地扭动起来,伴随了高声的呻吟浪叫,从她放肆地声调,可以感
觉到她那种久旱逢甘露的欢欣狂喜。她喘着气说:
「把我抱起来,我的强壮小亲亲,我好爱你呀!」
阿明仔从床上爬了下来,他站直身体,把彩娜整个人的抱了起来,阴茎短时间
的脱离了彩娜爱液淋漓的阴户。彩娜马上觉得好像有人抢走了她的命根子,她气急
败坏地连忙伸出小手在阿明仔的下身一阵的乱摸,握住阿明仔的硬阴茎后,她的屁
股在阿明仔的腰下拼命地扭动,直到她的阴户重新紧紧地套牢了阿明仔的阴茎,才
满足地长舒了一口气。
彩娜完全掌握了主动,因为她感觉到了阿明仔在做爱方面经验全无。她也感觉
到了阿明仔到了随时要射精的时刻,她紧紧地抱住阿明仔,要把他的阴茎吸得更深
入些。阿明仔终于忍不住了,开始了射精。一阵接一阵的快感涌了上心头,一大股
的精液从他处男的阴茎喷了出来,射进被压在他身下的少妇人。
随着高潮的完结,阿明仔突然地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苓儿,她的眼睛好像对他
直射了过来,充满了责备他的意味。他感到对不起苓儿。
悔意中,阿明仔的阴茎正在变软,他想要退出彩娜的身体,从被他肆意地玩弄
过的阴户中拔出来。
但是彩娜像一只还未有解馋的猫,不肯放过他。她继续紧紧地抱住他,吻他的
嘴,吻他强壮的胸肌,她白晢的四肢像八爪鱼那样的缠着他,在疯狂地扭动,磨擦
……好久,好久。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彩娜取过一张纸巾,细心地帮他揩擦干净。
云雨过后,甚至外面的青蛙也好像觉得累了,四周静寂了下来,只听见偶尔的
两三声低沉的春雷声。小屋里,春意正浓,一对赤裸着躺在床上的男女,各怀着心
事。
沈默了好一阵,终于,彩娜伸出春耦般光滑的手勾着他的脖子,仰起面在他的
脸上嘴上深深的吻,幽幽的问道: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阿明仔低下头,暗中后悔起自己不够定力,猴急地过早射了精。不过,这也不
能全怪自己,换作別人也可能一样的早早完事。被这么妖媚的美丽少妇变着花招的
折腾,一时是骑在自己的身上,那暖烘烘,溼淋淋的两片阴唇夹着阴茎像唧筒那样
来回的动,一时是扮小狗趴在床上,把雪白的屁股耸得高高的,当他伏上去趴在她
富有弹性的年轻身体上,把阴茎从她后面插进那飢渴的阴户时,彩娜会自动地摇着
屁股来配合他。
「怪不得你这样不济事。我好幸运哟,能够和这么英俊纯情的小男孩睡觉。」
她嘲弄地轻笑起来,笑声充满了撩人的荡意。她的嫩手一直在抚着他赤裸的,
结实的胸膛,她白皙的大腿有意无意地轻揩阿明仔的阴茎。
彩娜轻视他的言语,还有她那吃吃的浪笑,把阿明仔惹恼了,一股热血直往阴
茎冲了过去。他一个翻身,把她死死的按住,重新振作起雄风的阴茎一下比一下有
力的在她的阴户进进出出的插弄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我投降了?」
淫荡叫床声不绝的在阿明仔耳旁响起。阿明仔终于忍不住,又射精了。
「你为什么要勾引我?」阿明仔终于把这句在脑海盘旋了许久的话迸了出来。
「除了找你,还能找谁?」彩娜伸手轻轻的替他拨了拨垂到眉心来的一缯头髮
,在他耳边说:「这条破落的渔村,年青的都结婚了,老的又不中用。」
她在他的肩膀上嚙咬了一曰,继续说下去:「我的老公老是出海,我和守寡又
有什么分別!我还年轻,不愿意让宝贵的青春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掉!我需要男人,
我喜欢和你一起睡觉!」
「但我已有女朋友了,我们快要结婚了。」阿明仔说。
「我不要求你娶我,只要求你觉得静寞的时候,就来玩我,欺负我!」
彩娜把嘴贴到他耳边,羞涩得像一个初懂人事的新娘子似的,轻轻说。
「不可以!」阿明仔推开她,坐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在这年轻女人身上痛快
地发泄后,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而且,他对自己背着女朋友在这里玩另外一个年
轻女人是越来越感到内疚。
彩娜突然掩着面哭泣起来,接着,她从后边搂着他的赤裸的身于说:
「我并不要求你负什么责任,你就当作可怜我吧!」
阿明仔沒有答她,拿起搁在床尾的还湿的衣服,匆匆地穿上,把鞋套上就往房
外走。彩娜赤裸着身子,爬起床来追出去。追出厅子,只见他已打开大门,冒着雨
走了出去。她呆住了,望着阿明仔的身影,在黑沉沉的夜雨中渐惭消失……
阿明仔气喘喘的,一口气跑回小邮局里。躺在床上,他苦思对策,久久不能睡
着。临天亮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彩娜变成了一条大蟒蛇,张开了血盆大口
要把他吞噬……
想不到自己在意志薄弱下,把应该献给苓儿的处男童贞,让彩娜这怨妇夺了去
。他想起了和苓儿闲聊时谈到的种种婚后大计……不行!自己还有大好的前途,决
不能在这小岛上浪费掉!阿明仔心里的懊恼和负疚,令他感到莫名的颓然。终于他
下了决心要申请调职,离开这里。
清晨,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下午,他乘渡轮返回到市区。
***
过了大半年,一天,小岛的码头上又出现了阿明仔,他一到岸,就急忙的往彩
娜的家里跑,要找那久违了的风骚小怨妇。见了面,他一看,彩娜还是那个俏模样
,他二话不说就关上门就把她压了在床上。
彩娜在不断地挣扎,好像并不太愿意让阿明仔再次的嚐试她那丰满成熟的少妇
身体。阿明仔发火了,难道这骚货不喜欢在大白天让他幹?
他用了一点暴力,撕开了彩娜的衣衫,那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他勐然地把头
凑了过去,发狂地轮流吸吮那两颗诱人的乳头。彩娜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挣扎,任由
阿明仔的双手在自己美好的身体上四处的游走。接着,阿明仔挺动阴茎,在彩娜的
呻吟声中再次的佔有了她。
当阿明仔气喘嘘嘘的射了精后,慵懒的彩娜终于是忍不住,问阿明仔到底是怎
么一回事?
原来阿明仔的老婆是性冷感型,自从他结了婚,他就越来越怀念起春雨中失去
童贞的那天晚上。那美妙的感觉,到失去了才觉得太可惜了。
现在他满足地躺在彩娜的床上,庆幸又能享受到性爱的乐趣,不过这时候彩娜
望了一下墙上的挂钟,然则闲闲地对他说:
「阿明哥,欢迎你随时再来找我玩。不过现在你可不可以暂时迴避一下呢?新
来的邮差快要来送信了,我沒有空呢!我好像和邮差特別有缘份!」
这年青的女人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脸上显出了令人难以捉摸的神情来。
上一篇:真实的艷遇下一篇:我的完美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