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性爱强奸 » 【受盡淩辱的辦公室女郎】(1-15)

【受盡淩辱的辦公室女郎】(1-15)

第一章惡夢的初臨

作爲一名著名大學畢業的碩士,再加上我的身段及美貌,每次都讓我成爲大衆豔羨

的對象,也令我擁有高傲及倔強的缺點,也令我墮進了永遠的黑暗了中。

我叫張美娴,是香港一所大公司的營業經理之一,素有“冰山美人”之稱,同時也

是公司中的TOP10 營業員,我手下有十多名營業員,都是公司中的精英,其中李淑如更

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小學及中學同學,我們幾乎無所不談,雖然她才幹不是出衆,

有時不夠營業額,但我總是幫助她。小如不算是美女,但上圍卻十分厲害,足有36E 杯

罩,比起我的34D 還要大。

不過,我想不到最親密的朋友,竟是害我最苦的背叛者。

上星期開始,公司把董事長的兒子朱然偉調到我的一組,他又胖又高大,看見已很

惹人討厭,而且常性騷擾女組員,還常偷看女同事的走光,不少人說他來當營業員隻是

試驗,快會當高層。我曾經幾次暗示過他不要這樣做,他不理,今天我忍不住在衆人面

前罵了他,他悻悻然離開,大家都很害怕他會向父親打小報告。

我起初還以爲我爲公司賺了這麽多錢,不會對我怎樣,怎知第三天,我便接到通知

升我爲助理總營業主任,這是明升暗降的職位,我沒有了自己的營業組,隻做一些文件

上的工作,這代表著我在公司中失勢了。我的客戶也流失了給其他營業員,我一無所有



有一點奇怪的是,表現平平的小如竟然升任我的位置,不過我仍替她慶祝一番,在

慶祝我和她升遷的宴會上,她穿了一件低胸晚裝,身材呼之欲出;我不欲和她爭豔,我

挑了一件黑色的晚裝,不過實在各勝擅長,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我一向對男生很冷漠,

甚至有人猜我是同性戀,不像小如一樣,常與男生談笑風生。

我坐在一角在喝悶酒,這時我以前的舊下屬王雯雪(Ada )及潘小婷(Karen)走過

來,我知道她們最近的營業額大升了許多,我和她們聊了一會,恭喜她們,但她們眼神

卻告訴我,她們不開心。我突然發現,她們的衣著比以前性感了許多,連已爲人妻,平

時衣著保守的王雯雪,也穿起露背裝及高叉裙來;潘小婷更穿了超低v 晚裝,露出了整

個乳溝。我還取笑她們,她們隻微微一笑,笑容中帶了苦澀。小如在整個晚宴上像穿花

蝴蝶,也難怪的,在升職半個月內,組的營業額升了三十巴仙,她也取代了我的top10

位置。

我無聊地四處走著,突然,我看到王雯雪挨著朱然偉那個死胖子進了升降機,升降

機停在十樓,我坐另一升降機到十樓,我在走廊中徘徊,聽到在1015室中有很大聲的呻

吟聲音,未有性愛的我聽到面也紅了,我直覺覺得那是雯雪的聲音。雯雪一向都溫柔娴

淑,而且是有夫之婦,怎會和那朱然偉有染?我忍不住拍門,不一會,朱然偉裸了上身

,下身圍住白色毛巾開門,他一看到我,也呆著了。我不顧一切的沖了進房,一看之下

,我看了難以置信的可怕情境……

第二章淩辱人妻

那一幕,我足足害怕了三天。王雯雪當時是全裸的,跪在床上,她的手腳全被綁著

,乳房被麻繩圍了一圈,把乳房都擠得大了一倍;而麻繩把下體的陰唇都分開,麻繩就

在陰唇之間;另外,她的咀被一個紅色的膠球塞住,閉口不得,我見到口水在她的咀角

中流在乳房上。她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一個人,像一頭等待被淩辱宰殺的母豬. 我呆呆地

站在房中,冷不防朱然偉在我身後,從後抱住我的腰,把我舉起,我大聲呼叫及大力掙

紮,她用繩把我捆綁起來,用王雯雪的內褲塞著我的咀,我感到很惡心及驚恐。他走到

床邊,撥開了王雯雪屁眼中的麻繩,他除下毛巾,天啊!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男人的陽具

,他的陽具足足有八吋長,很粗大,而且四周布滿了青筋,龜頭呈大大的冬菇形,可怕

極了!我不禁閉起眼,但我聽到一聲慘叫,我一看,隻見那根粗大的陽具竟插進了王雯

雪細小的屁眼中,不可思議. 我以前也聽過肛交這回事,不過現在竟親眼目睹。朱偉然

的巨大陽具抵住了屁眼口,慢慢的鑽入去,我看見王雯雪的面頰不停地跳痛,突然一聲

大喝,朱然偉身子一挺,巨大陽具插了一半,開始用力抽插,王雯雪的樣子痛苦極了,

不過她的咀被塞住,隻能發出呻吟聲,但她的咀角大量流出口水來;真的難以想像如此

細小的菊門竟然容納這麽巨大的陽具。我一邊哭一邊又忍不住要看,朱然偉抽插了半小

時後,全身一震,拔出了陽具;其實當時王雯雪已差不多痛昏了,雙目無神,呆呆地流

著口水;我看到王雯雪的屁眼,我簡直想立刻嘔出來,那已不再是一個屁眼,而是一個

黑色的洞穴,洞穴中流出大量的紅色的血及白色的精液,肌肉翻了出來,可怕極了!

朱然偉解開了王雯雪的繩子,把她推進了浴室,他望著我,陰森森地笑了一笑,他

躺在床上,竟然在自渎起來。我合著眼,不想看這醜惡的情境。過了一會,我張開眼,

朱然偉及王雯雪都穿好衣服了,朱然偉解開我的繩子及拿走了我口中的內褲,我不禁大

哭出來,我立刻跑到洗手間中,我把臉浸在洗手盤中,我不停哭,我感到屈辱,而且更

多的震驚及惡心。

當我鎮定下來,回到宴會廳時,晚會已接近尾聲。我看見朱然偉若小如在談天,看

他的神情好像若無其事似的。我又看到王雯雪和潘小婷坐在一邊聊天,表情也沒有什麽

特別,不過我看到她的小腿有點顫抖,看來她屁眼應該很痛很痛。

爲什麽?發生什麽事?爲什麽一向保守、溫柔斯文的人妻雯雪會做這樣可恥又可怕

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