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都市言情 » 我的性爱道路

我的性爱道路
上一篇:美食獵人下一篇:内射女朋友

本帖最后由 吠吠 于 2014-7-18 21:22 编辑
想想也真的是很衰,保存二十几年的处女竟让好友的男人给破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好朋友长的很可爱,而我则是可以看那一型的,她的男朋友长的还不错,不过对我而言就是有大帅哥在我眼前,我也是只有纯欣赏的心态,因为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知道,也就是自卑,而我也是在那男的一句:「就算你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我也不会对你有兴趣!」之下,才跟他混熟。(事实证明,男人是不可信的。)
那一天他们俩人鬧翻了,充当和事老的我更是两头跑,替他们传话。
不过那次真的很严重,因为之前我那女的朋友跟一个男的走的太近,两人鬧的很不愉快;女的认为男的想的太多、限制她太多;男的也想女的不爱他了,喝酒喝的凶,偏偏他又是只能依酒味来判断他有沒有喝酒的人,我那天就是沒注意到,被他拉上床时才闻到酒味。
那时我刚替他买好啤酒回来,一进门他摔下电话还骂了几句髒话,我想不妙该不会是跟我那在气头上的朋友讲电话吧?他俩都是性情中人,动不动就吵起来的。
我看他在气头上,放下啤酒我就想闪人了。他却把我拉到沙发上把我推倒说:「她对不起我,我也对不起她!」然后拿起一罐啤酒喝了一大口,接着吻我----应该说是餵我啤酒更恰当。我沒碰过啤酒,更沒碰过男人,被他压着就已乱了方寸,根本沒有防备。(女性同胞请记住:千万別把弱点给男人知道。)
他餵了我不知有多少口,我也因为喝酒变的全身无力,只能毫无抵抗的让他扒光我的衣服,压在我身上,在我胸口玩弄我的乳房;他又吸、又舔,弄得我的乳头都硬了起来,小穴也因为他不规矩的抚弄儿开始流出了滑滑的黏液。
这时他将我抱到他房间,我瘫在床上动都沒法动,他又压上来了,一上来就是个激情的吻,两手将我的大腿拉开,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一个硬物顶着我的小穴,一直摩擦,淫水更加氾漤了。
我想我不能这样,我想推开他(喝醉的人能有多大力气?)却被他认为是迎合他,我想出口拒绝他,却又只能发出嗯~~啊~~的娇喘声,反而使他更加兴奋;他开始说些淫声浪语:
「我刚刚摸你的小洞,很小ㄋㄟ!!你沒放过男人的弟弟吧!?待会我放根大萝蔔下去好不好啊?」
「~~~嗯~~~啊~~~~不~~~……」
「我问你呦!我弄得你爽不爽?」
「不~~~不~~~~~!」
我开始夹紧双腿,但那个东西仍在我双腿间摩擦,一直顶着我的小穴;我快哭出来了,他硬掰开我的大腿,我看到他的东西---好大!!想到以前第一次自慰,放过一只食指的痛,我开始想跑,下身已经传来痛觉,耳边还听到:
「还真的很小!才进去半个龟头就卡住了。」
我开始哭叫道:「不要!不要!!」
他根本不理我,一直进来。等到他将那话儿完全塞进去时,我觉得下身饱饱的,也觉得很痛。
「啊~~~啊~~~~痛~~~~~痛~~~~嗯~~~~~~啊~~~~~~~」
「待会你就爽了。」
他开始抽弄我的小穴,玩弄我的乳房。
「~~~嗯~~~~嗯~~~~啊!!啊!!!」
我已经沒法思考时又传来一句:
「贱婊子这么快就高潮了!老子都还沒射精呢!!」
接着我觉得他又更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屁股擡高一点!!叫声浪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好哥哥玩人家的小荡穴!」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幹!幹!幹!幹!幹!幹死你个小荡妇,一直高潮老子我要玩到天亮呢!!」
「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昏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时,他躺在我身旁,一脸淫笑,手也在我身上游走:
「沒想到你是处女,还这么淫荡!!」
「你说什么?是你强暴我的!!」
我又觉得他的东西又顶着我了。
「別装了!!你昏过去,我一直在玩你,你的小骚穴一直沒幹过。你醒了我们再玩玩吧!?」
我清醒了也有几分力气,我用力推开他,转身跑到门边,又被他拖回床上……..。
他从后面抱住我,双手捏着我的乳房,那话儿挤进我的双腿间,还不停地往我耳边吹气、说些淫声浪语:
「你的小穴很紧呢!刚刚还紧紧的包着我的大鸡巴都不吐出来,我想再插一次,你乖,把腿打开啊!!」
「嗯~~~嗯~~~~不要啊~~!啊!啊!」
他用力地捏了我的乳头说:
「好啊!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接着他离开我的身体到床下拿了一捆细铁丝,把我的手反绑,然后将我的屁股扥高,拉开腿:
「我就让你当只淫荡的小母狗!」
一阵强烈的撞击,小穴里一直传来酥麻的快感,我承认我觉得很爽,毕竟我沒有过经验,但我也觉得很羞耻、很对不起我朋友;我觉得很累、好想睡,他也察觉到了,就松开我反绑的手改绑在床上说:
「你可別睡或是又昏过去了,我就是要你醒着。」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拿起他那已勃起的阴茎拍打我的脸颊,这是一种羞辱,而我竟然有快感?天啊!!!难道我真的那么飢渴、那么淫荡吗?
我开始挣扎,而他也很高兴地说:
「对!!就是要这样。」
他的阴茎越来越庞大,而且越到后面我越觉得有液体滴在我脸上,这时他停止了拍打我的脸颊,将那庞然大物对准我的脸,我可以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这时我大叫着:
「不要!!!」
就醒过来了,我松了一口气:
「唿~~~幸好是梦!!」
但~~~~~我错了!!
惊愕的他正压在我身上,两手正抓着我的大腿,我的小穴正插着他的弟弟;他一拔出来,夹血浊白的精液不停地从我的洞中流出来,整张床单也早就沾满了他的精液,而我进房间应是下午两点的挂钟,时针已走到了八点。
自从被强暴后,我的身体变得特別敏感,稍微一点碰触,我就感到很兴奋,也常在晚上做一些春梦;我的理智拼命压抑我的慾望,但我的身体呈现出的是我想要男人的讯息。我很苦恼,也对我身边的男人越来越疏离,深怕会控制不住自己淫荡的本性,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我还是走到了淫乱这条道路上。
在公司中每个男人都对我的态度感到很不满,特別是一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对我看到他不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就是视而不见的态度非常的不爽,于是设了一个局欺骗我,让我遭到一群男人的轮姦。
那一天他拿了一张纸走到我身旁,问我有关公司员工旅游的细节,很不幸的那是我被强姦后的第四天,对男人敏感就算了,下体的浮肿还沒消,走路都是一大刺激;而他靠的很近,我很不舒服,于是我就退开几步,可他又靠过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佔便宜,但我真的很不舒服,我就请他让开,让我自己整理一下项目,再写在纸上给他;就这个小动作令他认为,我在侮辱他身为泡妞王的自尊。
隔天我就收到一张卡片,请负责员工旅行的人到一家餐厅开会讨论,一开始很正常,每个同事都在,大家也讨论的很热烈,直到我忽然昏睡后又再醒来,只看见昏暗的房间中只剩我一个人。
房间很奇怪,只有在中央摆张大床,其他的什么都沒有。门把转动,他走进来:
「你醒啦!想不到你把头髮放下来还挺好看的嘛。」
我不笨,我知道他想幹什么,我就直接跟他讲:
「我被別人强姦还不到两个礼拜,我又不是什么好货色,你幹么要找我?」
「你被强姦?怪不得最近看来比较像女人!」
「你!!!」
他用舌头堵住我的嘴巴,一手伸进我的上衣里解开我的胸罩,一手拉起我的长裙拉下我的内裤;我很想要男人,所以我也沒阻止他,乖乖的任他摆佈。
他脱光了我,就叫我躺在床上,然后再脱他自己的衣服;很奇怪的,我觉得身体很热,一点羞耻感都沒有,我就问他:
「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
「聪明!强力春药的效力待会儿就知道了。」
这时他的衣服也脱光了,他跳上床来将头埋在我的胸前吸允,弄得我不只乳头硬了,连下面都湿湿的。我觉得我比平常还要淫荡、还想要:
「好哥哥啊!教人家接吻。」
他吓了一跳,擡起头来:
「你?」
「讨厌啦!那是什么态度啊?」完了,我控制不住我淫荡的一面,就这样让他看个精光。
「沒有啊。」
我像条蛇那样缠着他,双脚一直磨蹭:
「你教教人家嘛!」
「你连接吻都不会吗?」
「嗯。」
「天啊!?你该不会沒跟男人在一起过吧!!」
「对啊!所以人家什么都不懂啊!」
「你会配合我吧!」
我还沒回答他就把嘴凑上来,在我嘴里翻搅;我被他吻的快窒息,他才松口。我喘着气,他拉起我的脚:
「来坐起来」
我张开大腿,淫水一直流,小穴异常湿润。
我听从他的指示,挺直了腰竿,他那不算大的东西很快地就滑入我的小穴,他的技巧让我很快就达到高潮,可是他还不满足,他要我完全地对他俯首称臣,他要我留不住一点自尊,于是他在射精的前一刻将他的弟弟抽出来,下一秒我的嘴里就多了一根异物,腥臭的液体一滴不漏地滑入我的喉咙,接着他下床不知从哪弄来一条狗炼绑在我的脖子上,将我拖下床,要我学狗一样在地上爬,我全身酥软,哪有那个力气?只能瘫在地上。
只听他不屑的声音传来:
「学母狗叫我就放过你。」
「呜~~~~嗯?」
我根本沒法回答他,因为我已经到达极限了,当时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我想要男人!!想要有个男人好好的「爱」我!!!
他看我的样子很不对劲,连忙拍手,一群男人全身光熘熘的冲了进来,带头的一个一看我这副模样很生气的问道:
「你给她吃了多少药?」
「就一颗……」
「什么!?普通女人吃半颗就够了啦!!」
「……..还有我自己去买的女用催情剂。」
「天啊!你別想她能说话、能配合你了啦!!」
「沒关系啦!主要是你们玩的够爽就好了。」
另一个声音插进来:
「对啦!每天都是我们服恃那些又老又丑的有钱富婆,现在这女人年轻、长的也不错,吃了药跟荡妇沒什么两样,我们就好好发洩啦!!」
我的天啊!!他从哪找来这一群牛郎啊?!
突然有个男人抓起我的头髮,将他的阴茎塞进我的嘴巴,而下面的小穴也不空着,我只记得我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
「你们就盡量的把她玩的不成人样吧!!」
然后我就成了公共汽车,载着一个又一个的乘客,直到我失去意识。
想想看: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子,被丢进了一群男人之中,我已经不知道当时我躺着的是地板、还是男人的阴茎上。一根根炽热的铁棒不停磨着我每一吋肌肤,我发疯似的不停将一根又一根的男根塞入口中,像舔冰棒一样的吸允;下体的小穴则是一次又一次的吞入不同的鸡巴,任凭他们抽弄,我已经沒有快感可言了,因为快感不停持续,沒有停下来过。
他们的淫声浪语也从沒有停过,大概是职业病,有些人仍旧是轻言细语,对我也很温柔,但是有些心理不平衡的,可真是变态,拉着我的长髮要我的身体做不可能的扭曲动作,还叫他们的兄弟们拉开我的腿,将我腾空跟他做爱。那个时候女人全身上下三个洞已经都插满了阴茎,还有放在胸上的、握在手上的、跟一旁正在射精的、加起来一共有近二十个男人吧!!这就是我第一次被轮暴的经验。
吃了药我的神智大多是不清楚的。只记得好爽、好爽、好痛、好痛、不要、不要、、、这几个字,那次之后,我根本不敢再面对那个同事,能躲则躲,因为找不到別的工作,我只好在那里硬撑着,直到有一次他居然在下班后的办公室硬上了我,还有在別人面前当众将手深入我的内裤中挑逗我,以及在楼梯间叫我帮他口交、做爱,我简直变成他的性爱女奴,我实在沒法承受被发现的压力,于是我连夜辞职,躲开了他。
--------------------------------------------
被他硬上那一天,是我好不容易恢復元气的数个月后。那一天我因为加班留在公司,其他的人不是有约会,就是要回家陪老公、妻儿,全走光了。当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找个好男人来交往时,我不小心将笔给弄掉了,我弯腰将笔捡起,却听到我身后有声音响起,我转头却沒有看到人影。毕竟已经入夜了,心里当然有点毛毛的。
定下心来,我安抚自己说:沒事!沒事!什么事都沒有!!
勐然一只手掩住我的嘴巴,另一只手深入我的衣领拉开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用眼睛的馀光撇见是他,便狠狠咬他一口,他痛的松开手大骂:
「贱女人!!」
我推开椅子要熘走的时候,却被一旁的箱子给绊倒,我还沒来的及爬起来,他已经从我身后揽着我的腰,另一只手扯下我的牛仔裤跟内裤。我觉得屁股一凉,私处暴露在空气之中,身后又有一个男人,就想到了--做爱?!唿吸开始急促。
「小贱人!开始想要了吧!!」
「不!我不要!!」
我坚决的回答。怎能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吃的死死的?!这种事岂可以让他为所欲为?!
「別装了!来跟我好好玩一玩吧!!公司里沒人啊!羞什么呢?!」
「你去死啦!!」
「呦!还嘴硬!!上个月不是才在楼梯间叫的欲仙欲死的吗?!那股浪劲再拿出来啊!!」
「我不是、、、啊~~~~~」
这个下流胚子!!居然已经将东西拿出来顶着我的私处,在阴道口磨蹭,我拼命的要将大腿缩紧,但是他越是提高我的腰,让我的私处赤裸裸暴露在他的阴茎前,让他只要往前一顶就可以得逞。
他像磨豆腐一样磨来磨去,就是要吊我胃口,要我亲自求他快点放进去,可惜他打错如意算盘了!!我就是嘴硬不说『我要』这两个字,我只会说--
「不要~~~不要~~~~」
声音就算变得再柔和娇喘,我会说的依然是这两字:
不-要-!!
「妈的!不管你要不要!!老子就是要定了!!」
他像是也顶不住了,一把顶进了我又变得狭窄的私处,那种分裂的痛楚又再次唤起了我之前那几次被强暴的经验,我大叫:
「啊~~~~~~~~~~~」
他很满意的说:
「不错!真紧!!一点都不像是被人炒过好几次的穴!」
他一下一下的动,他每一次的撞击都让我想起之前一直想不起来的片段。被强姦、被轮暴、还有那些阴茎在我身体里摇动的感觉。
「不~~~~要~~~」
「妈的!!到这种时候还在说不要!!」
他一把抽出他的弟弟,把我扶起来正面对着他,我泛红的双颊说明了我已经又陷入了性爱的高潮中,他淫笑了一声,将我褪至膝盖的裤子拉到小腿肚,上衣衬衫的钮扣打开,拿起一边的剪刀将我的胸罩剪开扯下,然后把我推到椅子上。
他这么一推我就有点清醒了,可惜我还沒来的及够清醒做任何抵抗,他已经拉开我的双腿,将他的阴茎滑入我的小穴中,我受到刺激,身体一挺刚好就让他的嘴巴咬住我的乳头不放,埋首在我的胸部,任凭他的舌尖在我的乳房游走吸啜,咬得我的胸部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是上半身,下半身他用力的往我的子宫里冲刺,我的下体都快要受不了他这般强劲的勐劲,也不知道他是吃错什么药了?!
那天夜里,整个公司内都是我的淫叫声,他沒有机会开口说一些羞辱我的话,因为他拼命的幹我,嘴巴拼命的嚙咬我的颈子一直到胸部,那一天我被他玩了好久,整个身子都虚脱了,叫到后来我都沒力了,只能一直嘤嘤喔喔的用些虚字答应:
「嗯~~~嗯~~~~~啊~~~~~~~~~啊~~~~~~~」
最后他也不愿再让我出声,一口堵住我的唇,像蛇一样勐钻入我的喉中,缠着我的舌头,青紫的胸部改由他的魔爪伺候,又抓又捏的,另一只手依然拉开我的大腿,好让他能继续抽弄我的小穴。
结束的过程我不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沒有看见他。我浑身又红又肿,大腿内侧一堆黏滑的白色液体,还有一些不停地从我的小穴流出来,滴到我的内裤上。我将衬衫拉好,我也不想擦拭了,我只想快点回家去。拿出备用的卫生棉贴在内裤上,我将内裤穿好再拉上裤子,下腹怪怪的,一直有东西流出来,有卫生棉挡着我想沒关系,问题是上衣--沒有胸罩,我穿上衬衫乳头明显可见,该怎么办呢?!沒有计策的下场就是我就这样子直接回家去了。
回家前,我打好一封辞职信摆在上司的桌上,表示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再来了。这样子下去我怎么受的了?!因为我接下来的十五天都要加班。
上一篇:美食獵人下一篇:内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