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性爱强奸 » 李冰全

李冰全

本帖最后由 无利一带 于 2019-11-28 00:44 编辑
武林盟主李冰被誉为天下第一美女,今年23岁,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李冰的父亲李岳德高望重,曾是武林的绝对领袖,他死后把一切交给了独女,包括李家近乎无敌的神技——绝剑。
李冰的高贵是天然的,没有一丝暴发户的做作,此时她安静地坐在首席倾听峨嵋女侠控诉淫贼燕七的恶行,神色无变。
俗气甚至人间的烟火气与李冰无关,她仅施淡妆,但那惊人标致的素颜、绝顶白玉不能比拟的肤质、眼眸里千年净水的微光都摄人心魄。李冰身着青色盟主长裙,套一件纯黑外氅,这身专为庄重设计的盟主之衣隐隐地勾勒出盟主拥有的那身傲人曲线,特别是由五彩蚕丝织成的窄窄腰带提醒众人盟主从腰到臀的曲线非俗女可比,所谓天生丽质使人心生敬畏,天生的高贵常人只有仰望叹息的份,不要妄想与李冰竞争,甚至不要妄想与她并肩而立。
李冰的思绪若有若无,不知道她在思考对策还是单纯地走神了。骤然,七道寒光同时射向李冰,每一道都指向她一处要害,李冰分辨的出,那是左眼、右鼻侧、心口、右胸、肝、小腹以及咽喉。如果对方得手李冰必将血尿飞溅,精致变为滑稽,武林盟主变成武林笑话。堂下站着68人,有多少人期待看到这一幕?
当然,李冰绝不会让它发生,甚至她什么也不会让别人看到,她的武技甚至哪怕她一段挥剑时露出的手腕。骤雨般的金属撞击声,仿佛是无数次,又像是一次,真的什么都没有看清。人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李冰依然端坐在盟主的宝座上,只是台下多了七具尸体——天山七老。
天山七老当然不弱,他们怨恨李冰也非一两天了,去年他们把自己师妹赶下山,李冰为她撑腰最后让她坐上天山派掌门的位置,天山七老自然颜面全无。人们清楚,所谓绝剑就是快,李冰杀谁都很快,不论你是武林大佬还是无名小卒。她的剑是李家家传的宝剑碎冰,没有护手,笔直修长的剑身通体有如碎冰般的暗纹,和她腰间的锦带一样是天下奇宝。
此时碎冰依然靠在李冰左手侧的盟主椅侧,剑入鞘,似未拔出来过。
天山其实有八老,这第八老长相丑陋矮小又无胆色,他在最后时刻吓得未敢出手。
李冰淡淡扫了他一眼,柔软的嘴唇动也没动,这说明八老保住了性命,他的懦弱也许会使他身败名裂,但此时确确实实救了他一命。
原本的议题显然没办法继续,李冰对仍然站在侧首的峨嵋女侠微微点头,说道:“这燕七毕竟只是个小贼,就劳烦欧阳长辈辛苦一遭,凭峨嵋派的绝学必然手到擒来。”
欧阳丽脸色一变,李冰这话说的太狠,一点儿后路都没有,如果她欧阳丽完不成任务哪还有脸在江湖上行走?可女性的自尊也不许她示弱,她只好称是。
李家势大,卫士、门客甚众,但李冰是个有洁癖的人,不喜与人靠的太近,她居住的庭院一概不得入内,因此也疏远了父亲建立起来的关系,不过,李冰是天之骄子,再怎么冰冷也会有人甘愿围着她转。
武林大会那一番打斗,也让李冰多少花费了些精力,她喝了杯清水便坐下来调整气息。此时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夜行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进来后一言未发,拉过椅子面对李冰坐下,只是盯着她看。
李冰连眼睛都未睁开,她只淡淡地说:“你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吧?”
男人沉稳应道:“当然。”
“你潜伏的功夫不错,气息隐藏得很好,如果你不进来,说不定我懒得去追你,追你一定是麻烦事。可是你却进来,为何?”
“一睹芳容,虽死无憾。”
李冰睁开摄人的一双眼眸,顿感失望,此人面貌猥琐,一看就是块成不了气的料,在李冰眼里如同垃圾般的存在。
李冰未再开口,剑已出鞘,出剑的手却停在了空中,她被人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李冰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站姿亭亭玉立,握剑的右手伸得笔直,下垂的左手小指翘着微微竖着兰花指。
男人看了看她的小指说:“人说李冰的剑永远看不清,今天却特别为我演出了慢动作呢,啧啧,你这兰花指并非武学招式吧?天下又有谁能想到,你的快剑中竟然藏有这种无用的小动作?”
只这些话就足以让高傲的李冰无地自容,她极力试图收回翘起的小指,但一点儿力气也用不出,徒劳无功。
“你应该知道,男人兴奋的时候有个地方会竖起来,那是很难控制的身体反应,你这样竖起小指,代表什么?一种华贵的骚气?”
李冰脸颊唰地红润起来,像是玉中含着霞。
男人轻轻拍了拍李冰的脸颊,“看来让我说中了。”李冰的脸更红了,她用尽全身力气微微摇了下头。
“也是,武林至尊大盟主怎会有骚气,是我想多了。”
说着男人走到桌前拿起精美的水瓶说:“你肯定对自己的处境百思不得其解,我为你解释一下,很简单,你中了我的无色毒,三天之内功力尽失,中了这毒的人不会有一丝感觉,连自己中毒都不清楚。说简单也不简单,天下本没有这种毒,所以你才敢放心喝清水,我燕七配出这种毒,你才有现在的姿态,真是抱歉了。”
李冰的表情尽是崩溃,失了功力又被人制住,这是从来没有想过的灾难,她的心真的崩溃了,脑子一片空白,现在她只有守着自己最后的骄傲,死也不能向那种男人低头。
燕七走到近前,探鼻用力嗅了嗅李冰突出的胸部,“嗯,确实没有骚气,只有淡淡的花香,还有一点点甜甜的奶味,不知道是你本来的体味还是你沐浴时加的材料?我又没点你的哑穴,你可以开口回答我。”
李冰自然不会回应他。
“不屑和我说话?也是,你冰清玉洁,武林中号称除了你的脸与手,你的一寸肌肤都不曾让人见过,是不是?”
说着,燕七把李冰的外氅连同盟主外衫褪了一寸,露出一段嫩藕般的手腕,她的手里依然握着剑。
“啧啧啧,真是天下极品,我说要一睹芳容确是实话,盟主凭这手腕号令天下,怎能不见一见?”
此时李冰已经打定主意,不论燕七再说什么,她都将用沉默与冷淡对抗。
“呦?守住了本色?这才对,否则我怎么知道自己制住的是天下第一美女武林盟主。”
说着,燕七掏出短刀,三五下便把李冰的外衣外氅拆解成几块布片,手法熟练,因为屋内铺着毯子不必穿鞋,此时的李冰只剩一身纯白的中衣以及布袜,漆黑长发盘成的发髻格外醒目。
“连中衣都穿得严严实实,名不虚传,我见过许多浪荡女子的内衣,五花八门,她们表面贤淑聪颖侠肝义胆,但里面却不像你这般守得住寂寞。盟主,你寂寞吗?”
问着,燕七隔着中衣轻柔李冰高耸的胸,李冰目视前方不发一语。
“你知道采花贼与一般男人的区别吗?一般男人只要摸着你的胸就会泄出来,然后他们就软了,而我有定力享用它,你是天之骄子,你想想,天下有本事品味你全部好处的男人,就只有我燕七。”
听到这个,李冰忍不住瞥了燕七一眼,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一抹哀怨。
燕七说得是真的,李冰的胸非同一般,仅是揉搓就足以使一般男人泄身,更何况她天下第一美女武林盟主的身份也为摸她的胸提升了数倍快感。
她的胸足够大,以燕七那只粗糙的大手都不能握满,但又不蠢,是种恰到好处的丰润感觉。足够柔软有弹性,特别是足够挺,越摸越挺,可以感到武林盟主的奶头是倔犟地向上翘起的。中衣是李冰身上最后的衣物,透过薄薄的中衣可以清晰地感触到她奶子上的那一粒,那一粒正在燕七手指下放大,竖起,如同她那竖起的小拇指。
抚摸的触感是双向的,燕七感觉到的,李冰同样能感觉到,她知道自己傲人的乳房正羞人的挺立起来,也知道它的诸般美妙,当然与燕七不同,李冰必须承受巨大的羞辱,从出生到现在摸到她胸的人无论男女燕七是第一个。
李冰能做的,就是不动神色,咬牙忍受。
摸了一阵燕七说话了,“你这身衣服太古板,暴殄天物,我上次在风月舞场看到一款舞娘的小裳,我想会适合你。”
说着,他手中的短刀精准地滑动,几下李冰的长中衣便被改造一新。袖子齐肩去掉,下摆正好到乳晕下面一点,这下李冰坚挺的奶子彻底发挥了作用,它把余下的小小中衣像小帐篷般地高高撑了起来,两只奶子的景色一览无余,两粒粉红色的鲜嫩乳头直直地竖起用力顶着轻巧的布料,那种坚毅,简直与李冰无二。
暴露出来的不仅仅是李冰弧线优美的奶子,她的腰腹也完全露出,李冰身上的肌肤雪白细嫩,宛如凝脂,散发出淡淡的微光,她曲线曼妙之极,随着唿吸她的胸与小腹有节奏地微微起伏,更增加了这曲线的美感。
上衣被截掉,李冰下身的曲线也暴露出来,她的腰身又细又软,使她的臀部看起来特别翘,李冰的容貌也许能带给人一些崇高的想法,但是她的翘臀只能让人想到一件事。
随着衣物减少,李冰甜美的体味也更多地散发出来,这味道甚至是温热的。
燕七慢慢欣赏自己的作品不住点头,随后他取下李冰手中的剑,顺手给李冰解了穴道。
李冰后退几步,完全裸露的双臂下意识地护住胸前两团白花花的奶子,她用怨恨以及无助的眼神望着燕七,仍未开口。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不听话,试图自杀或者反抗,如果这样,我还是会羞辱你享用你,之后我会砍断你的双手双脚,割去你的鼻子,把这样的你赤裸地放在明天武林大会的会场,你看如何?”
李冰一惊,想到那68个人对自己那副样子评头论足,这简直比下18层地狱都要可怕,这是一个女人永远无法接受的结局。李冰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求你不要这样做。”
“我也不想,你知道我做过这种事,比如那个峨嵋女侠的妹妹,你该听过欧阳丽的控诉了。”
其实李冰完全没有仔细听峨嵋女侠所说的话,大概确实是有这么回事,那时怎么会想到竟然轮到自己!
“别慌,我说了,给你选择,如果你听话,我可以保证不伤你性命不破你的相,甚至可以不废你的武功。”
“但我不会什么都听,如果你太过分那就干脆杀了我。”
“放心,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先把手放下来。”
李冰闻言犹豫了片刻,便把双手放了下来,她咬着牙,眼睛直直地望着某个地方。
“好表情,保持住,现在把裤子袜子脱掉。”
李冰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但她还是照做,蹲下身体,缓缓解下裤子、袜子。
“盟主,请你站直身体,就像你平时做的,那副高傲的站姿。”
李冰闻言只好站起身,把自己的处子之身完全暴露给这个淫贼。
李冰的双腿修长浑圆,笔直的大腿反射出滑腻的珠光,晃得人睁不开眼,大腿上面是一小撮漆亮的毛发,它们看起来非常柔软,趴在她微微隆起的小丘上,华丽无比。
燕七深吸一口气,“天呐,连我这个淫贼也受不了,看到盟主的逼,我不信还有男人能忍。”
逼这个字从没人在李冰面前提过,但她知道逼的意思,她下意识地收起小腹。
“不要这样,我说了站直,把你的逼挺起来。”
李冰红着脸松开了两条美腿夹紧的那团淫肉,她的逼确实挺了起来,隐隐地可以看到肉的裂痕。
燕七坐在椅子上,视奸李冰,嘴上还在解释:“你得让我慢慢适应,现在上手我怕自己扛不住,你毕竟是天下第一不是?你家的功夫很特别,一般来说习武之人的腿不会像你这般细?”
李冰傲然而立,但她脸颊绯红胸挺着逼露着,这刺激让她柔软的双腿微微颤动,她不敢不回答燕七的问题,她不想失去自己这双盈润的秀腿,“李家的武功讲究速度,粗腿是不被允许的。”
“速度?你的奶子、屁股不影响速度吗?”
李冰被羞得侧过头,没有回答也不敢再看燕七。
“你坐到地上。”
李冰赤裸的屁股从未接触过冰冷的石面,那又冷又硬的地面对自己柔软温暖的屁股形成了巨大的刺激。
“分开双腿。”
李冰把两条滑腻的大长腿微微分开了一些,当然什么也没露出来。
“把你的大腿分开,抬高,然后用手抱住。”
事情已经做了,不可能停下来,李冰没有迟疑地照做,只是用双眼无助地望着旁边的桌脚。
武林盟主天下第一美女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淫贼燕七面前缓缓地打开了,因为她的腿太过修长,她的小腿还在微微摆动,十个脚趾宛若十颗精美的玉豆一般。
当然,燕七的视线完全集中在李冰完全向他展露出来的逼上面,这是武林中人不敢想象的景色,太美了。
燕七补充道:“再举高些,把你的屁眼露出来。”
李冰照做,现在她的脑子除了服从已经没有任何意识。
真的太美了,天下第一美女的逼是隆起的,黑色的绒毛装饰着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可以想象男人的小腹撞击这两片阴唇时的爽快感觉。她的肉缝笔直,粉色,从阴门的开口直到肛门处李冰的肌肤雪白光滑没有一根毛。小阴唇紧紧闭合着,就算双腿摆出这样丢人的姿态也没暴露出李冰身体深处的秘密,习武之人的每块肌肉都是经过锻炼的,但可以看出它已经变软了、湿润了,当然,这位美女可是从未向世人暴露过自己的一寸肌肤,可以想象她此时的姿态会给她的身心带来多么巨大的冲击,这冲击会转化为快感,因为两片肉瓣顶端的小粒已经露了出来。
李冰下面的菊花同样美得惊人,放射状的纹路柔软细嫩,颜色只比周围的肤色微微深些,因为她此时的姿态,暴露菊门的难堪使她的屁眼微微蠕动,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两片雪白的屁股蛋子,充满弹性,完美无瑕,大概碰一下也会抖三下。
“我现在要揭穿你的第一个谎言。”
燕七说着俯下身,把鼻头接近李冰用力向他挺过来的逼,使劲嗅了嗅。嗅完他得意地说道:“你说你没有骚气?天下第一大美女,武林盟主李冰的逼真的很骚呀!”
说完燕七又朝李冰的阴门用力吸了一口气,那是一种淡淡的尿骚味以及微甜的淫骚味的混合气味,但不管怎么说,绝对是骚的,骚得撩人心脾,把李冰的骚气做成气味瓶,绝对是一桩好生意。
嗅完,燕七伸出两个手指在李冰两片小阴唇之间来回摩擦,竟然响起了滋滋的水声,李冰的阴门剧烈地收缩了几下,一道透明的粘稠的液体滑了出来,流过她的会阴、屁眼,滴在在地板上。显然,这是武林盟主最珍贵的宝物第一次遭人把玩。
燕七把沾着李冰骚水的手指接近在她秀美的鼻头,问道:“盟主,这个味道是骚的味道吗?你帮我鉴定一下。”
这一刻这位武林盟主彻底崩溃,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燕七把手指向下挪,把李冰的淫液轻轻涂抹在她柔软温湿的嘴唇上,指尖又突破牙关,寻得李冰的酥舌,稍稍用力把玩搅动,搅得武林盟主口水溢出。燕七把沾满李冰津液的手指放在她挺起暴露的阴门上面,李冰的逼同样温软湿润,但它的温度比天下第一美女的嘴更高。
燕七小声说,“如此尤物,只我一人享用太过可惜。”
当68人踏入会场大厅时着实吃了一惊,武林大会会场正中多了一件器物,立有一块硕大的黑色门板,而门板的中下方,人们腰部的位置被人开了一个洞,武林盟主李冰的头从洞中露出,她漆黑优美的长发散落着,更映出她雪般的肌肤。
这是怎么回事?人们走近后发现李冰是活的,她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呆望着前方,神态优雅高贵,她的美丝毫未减,只是她的美仿佛被禁锢了、收藏了、摘落了。
峨嵋女侠低头问道:“盟主,你这是在做什么?”
李冰就像没听见,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后面的人拍了她一下,她才发现门板的正面刻着两个小字——燕七。燕七!难道盟主竟然着了燕七的道?仔细观察欧阳丽才发现原来李冰的头被人卡在洞中,根本动弹不得。
众人大惊,纷纷向门板后面涌去,峨嵋女侠不由得叫出了声音,随后她闻到某种气味,她熟悉,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这不能怪他们,因为门板后面的景象太过惊人。
黑色门板后面是盟主李冰一丝不挂的肉体,不,腰间还缠着她的传家宝彩色蚕丝腰带,这雪白晶莹的肉体太过耀眼,连同为女性的欧阳丽都无法挪开目光。此时的盟主李冰双腿分开,屁股高高向上翘起,几乎撅到了极限,她沉着腰,一双淑乳傲立胸前,俯身的状态也未使它们变形太多,粉红的乳头翘着。不可思议的是,盟主一双青葱玉手背在身后,她软玉般精巧的纤纤十指自主地用力分开两片羊脂般的臀肉,因为力气很大,她那雪白的臀肉被抓得变了形,女性的一切娇羞与秘密像孔雀开屏般统统展露在68位江湖豪杰眼前。
天下第一美女的无头肉身,此刻毫无保留地供人任意视奸,人们看到这副肉体时才会明白,过去自己的想象力是多么苍白。
仔细观察,人们发现其中机关,原来:李冰的小腹下面立着她那柄碎冰宝刃,剑柄插入石板地,剑尖紧紧贴着天下第一美女结实的小腹后部的位置,黑色绒毛之前,所以她无奈中只得全力挺起屁股防止爱剑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小腹上穿个洞出来,那样她的阴道、尿道肛门大概都会被自家宝剑切断,剑尖会从李冰的屁眼穿出,重要得是她不会死。
此时,她只得用两双脚的拇指尖着地,脚面与滑腻修长的双腿紧绷着,这才堪堪把她那两片果冻般的雪白屁股抬到足够的高度。
欧阳丽凑近观察,眼睛几乎贴到了李冰过分暴露出来的屁眼,这才发现她的一片臀肉内侧钉进臀肉里一枚几乎看不见的细针,针的通体与剑身一样都是绿色的,显然粹了某种毒药,看李冰忌惮成这个样子,这毒药定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她大腿分开大概也是同样的道理,果然她在李冰滑嫩的大腿内侧找到了一枚长针。
明白了原由峨嵋女侠心中升起的不是同情,而是嫉妒,这个女人太美了,与她相比自己只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恶妇。
欧阳丽默默地注视着李冰双股间充分暴露出来的女性器官,她那诱人的骚逼因为紧张与疲惫沁满了小小的汗滴,还在微微地蠕动与张合,骚逼下的那搓阴毛上挂着天下第一美女滴出的淫液,它悬空滴垂,积攒到一定重量便会滑落,地上已经有了一小片湿痕,空气中弥漫着这位绝代佳人淫荡分泌物的甜骚气味。
欧阳丽的眼神逐渐变得冷漠,她的理性与兽性同时升起,她开始明白眼前的这个局意味着什么。
这时有人大声说话,正是天山第八老徐杨,“李盟主,你用力掰开你的骚家伙是个什么意思?弄得满屋子都是你的骚气,你他妈犯贱也不看看场合,这是天下武林大会,岂容得你这骚货胡来!”
旁边有人立刻呵斥他,“徐拐子你胡扯什么,盟主明明中了机关!”
欧阳丽突然冷冷地插了一句,“诸位,据我观察盟主的毒是可以解的,她的武功也可以恢复。”
她话音刚落,李冰那翘起来的屁眼子便用力地收缩了两下,欧阳丽冷笑,她知道李冰是个极聪明的女人,此时她的聪明就只能用屁眼来传达。
欧阳丽的视线扫过其他67人,大家都是人中龙,峨嵋女侠话里什么意思,自然清楚,等李冰恢复了功力看到她这副模样的人一个也活不了。
徐拐子大步上前,伸手照着李冰掰开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脆响,震动厅堂,精液的味道又加重了一分,毕竟天下第一美女亲手掰开屁股缝给人打,必定带来绝顶的快感,徐拐子自己也是瞬间就硬到不行。
“我与这骚货有私仇,你们清楚吧,这个麻烦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说着,他照着李冰掰开的屁股缝又是一巴掌,打得李冰两个屁股蛋子唿唿震个不停,李冰一双玉手却把屁股缝掰得更开了,她生怕那毒针因为臀肉的抖动刺进肉里。
看到这一幕徐拐子不由得仰头大笑,爽快!心中这口恶气总算是彻底出了!这就是那个李冰?平日不敢直视的绝色美人、武林盟主,看不起自己、杀了自己全部兄弟的贱人,现在她挨了打还要努力朝着自己掰开屁股,向自己这个无名小卒展露出女人最珍视的全部家当。
想到这里他照着李冰突出来两片骚逼又是一下,当然他手里有分寸,只出声音,打伤那宝贝,他可舍不得。手上传来触感,几乎使徐拐子即时泄了身,李冰的阴门太柔软太滑嫩,只是碰触便让男人欲醉欲仙。
随着“啪”的一声逼掌,天下第一美女的逼口突然一开,一股热尿喷射而出,冷不防溅了徐拐子一手。李冰被天山老八打出了尿。
欧阳丽看到李冰的骚尿顺着她的雪白滑腻笔直的大腿流到脚尖,一双细腿曾是欧阳丽的无法企及的梦想,可是现在欧阳丽笑了出来,空气中的骚味更强了,尿骚与淫骚混在了一处,她这一笑,笑声纷纷传来。
“骚货,敢弄脏我的手?”说着徐拐子顺势把两根沾着美人尿的糙手捅进美人柔嫩的逼眼之中,李冰的处自然早已被淫贼燕七取走,徐拐子想到这心生恨意,用力地在绝色佳人湿软烫手的逼眼里搅着,体味手指被李冰淫肉紧紧缠绕吸住的爽快感,毕竟,李冰这副骚姿势决定着她的逼一定会夹得很紧,因为她不能躲不能退,反而要迎着对方的手指,顶着对方的手指向上,决不能向下。更何况她是刚刚被破了处的准处子之身,她的骚逼无愧于神器的评语。徐拐子盘算着自己那活插进去能坚持多久,他可不想被天下英雄耻笑。
水声随着徐拐子手上的频率越来越响,诸位英雄鸦雀无声,静静地欣赏绝色美女的淫水表演,他们紧盯着盟主被插得变了形的柔软私处,他们知道今天是一生只一次的机会。
这时,门板后面传出了几声娇哼,这娇哼竟然配合着徐拐子手指的节奏,虽然小但是连贯,徐拐子大笑道:“七位兄弟你们看看,大仇人李冰被我插到叫春,我他妈死也值了。”
说着他更加快频率,李冰的哼声几乎连成一片,这场面让人想起她的绝剑——快。
欧阳丽知道李冰功力尽失,已经没了自制力。此时徐拐子爽够了拔出手指,李冰的爱液喷涌出来,这次全是淫水。
欧阳丽走上前,徐拐子以为自己玩过了,这位峨嵋侠女看不下去,不由地向后退了两步。
女侠先看看徐拐子又看李冰,还是掰开臀肉的姿态,但她的逼经过刚才的潮吹还在痉挛着,肉缝处已被淫水模煳了,看起来软得不像话。
她悠然说道:“盟主呀盟主,我求你为我妹妹报仇、出头,你敷衍我,说什么?小小淫贼?你是笑我妹妹功力不如你,对吗?现在呢?”
欧阳丽的手顺着李冰臀部的曲线慢慢滑到她的肩头,越滑越是嫉妒,李冰的皮肤太好了,极细极滑富有弹性,软玉柔脂一般冰凉,她的腰如无骨,她的肩头清丽引人爱怜,可惜没有头,这怜只能变为欲发泄出来。最后欧阳丽边抚李冰的奶子边冲着门板那边说道:“现在你知道深浅了吧?盟主!”
用力拧了下盟主的奶头后,她走到李冰臀部一侧,打量着天下第一大美女的屁股蛋子,李冰的腰太细了,因为缠着五彩蚕丝带,看起来更细,因为腰细腰软,她的努力翘起的屁股就显得十分肥硕,再加上她的私处也比较丰盈,这种功能性的刺激却非一般男人能够抵御。
此时女侠边轻抚李冰大阴唇上的柔毛边大声说:“诸位!你们看到了吗?脱了裤子,我们这位盟主似乎只剩下这个大白屁股。”
说着她也学徐拐子的样子用力扇了李冰一个腚掌,但她可没有留手,李冰的白屁股蛋子上留下了鲜红的指印,只是那声“啪”还是同样地响,同样清脆,因为刚刚被徐拐子戏虐,一掌下李冰又被打出了淫水滴在地上。众人报以笑声。接着她又一用力,扯下李冰阴唇上几根乌黑弯曲的阴毛,随手扔在空中,李冰吃痛翘了翘屁股,阴门也紧缩几下。
“请看她厥起屁股的样子,盟主的嘴盟主的剑在哪?我们看不到,盟主全身最醒目最突出的部分就是她的屁股、骚逼美腿,这才是我们盟主最有价值的部分,武林盟主李冰的本质,只是她极力向我们展示出来的骚逼。”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还对盟主心存敬意,你们不忍下手,还在犹豫,也许,你们准备突然对我发难。请你们想一想李冰会放过你们吗?我们终究要下狠心,盟主再强,现在也只不过是个露出骚逼的女人,你们插她她会叫出声来,对不对?为一个亲手掰开屁股的娇女拼命,值吗?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是我,我会选择毫不犹豫地被剑插死也不愿受这般羞辱。”峨嵋女侠知道自己在信口胡言,如果是她,唯一比李冰做得好的只能是开口求饶。
这番鼓动,只赢得几个回应的声音,这些狠角色中不怕死的大有人在,谁也不愿示弱。
女侠接着说:“盟主仗着自己武功好,空坐其位,我们平日敢怒不敢言,今天你们何必如此小心?”
“对了,人们常说撅起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如今盟主的屁股撅起来了,你们想不想看她拉什么屎?”
这下叫好的人明显增多,欧阳丽得意地笑了笑,吓唬男人是下策,诱惑男人才是上策。
她峨嵋派精通穴道,让一个失掉功力的女人当众排便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欧阳丽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燕七知道了盟主的深浅可姐姐我还不知道,让我也来探探。”
说着她小心避开毒针的位置,把手指渐渐插入了李冰用力掰开臀肉所露出的屁眼之中,这位绝代佳人的菊门确实很紧,里面很烫,数道菊纹紧紧缠绕着欧阳丽的手指。
旁边的徐拐子此时明白,女人要狠起来,他可比不了。
欧阳丽的手指在李冰菊门里悠然的转动,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同时,她左手下探,按着李冰的腹部下腹点了几个穴道,揉了几下,李冰控便的能力瞬间被瓦解,欧阳丽插进她菊门的手指感受到了腹压袭来,迅速拔了出来。
“噗”地一声怪响,一个屎球从李冰被自己掰开的屁眼喷了出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响屁,一团团黄褐色的粪便伴着失控的屁声喷涌而出,武林盟主雪白耀眼的屁股蛋子,修长笔直的两条玉腿,不停收缩的骚逼,仿佛都在为了这次的失禁做出最华丽的装饰,随着最后一个拐弯屁,这次表演才告结束。随后,李冰的阴门一开,尿也被羞得失禁了,这次的尿不是被打出来的,是被羞出来的,一股尿箭勐烈地射出,势头很大,像喷泉一样射了两丈远,渐渐地尿柱变小,最后又流在李冰的大腿上,增加了她的骚气。
在场的英雄无不看得目瞪口呆,别说是天下第一美女武林盟主给他们表演这个,凭他们日常道貌岸然的样子,大概从来不曾想过能够看到如此刺激的演出。
欧阳丽做结尾讲话:“我们盟主平日吃素,所以呢,她的屎比较干,纤维多,没有油性,成球成块,而且还有微微的酸味你们闻到了吗?这就是一个美女的自我修养,李盟主的屎是不那么臭的,最多就是有点酸。”
听到她的话,众英雄笑了起来,此时大概已经没有几个人还有脸有勇气为李冰站出来。
此时,欧阳丽知道火候已到,她对徐拐子说:“所以,这个骚货已经掰开逼了,你还斯文什么?其它人已经被我说动,不要怕,上吧,操死她,后面两个洞前面一个洞都是你的,你明白燕七那个洞开的高度吗?李冰那张柔软的小嘴可是我见犹怜,她的喉咙想必也是小的。”
徐拐子听后恍然,峨嵋女侠又大声对众人说:“你们也上,不要暴殄天物,那些泄了的,恢复好再上,今天不是盟主死就是我们亡,李冰没有求饶,因为她知道她说她不会报复没人会相信。”
说出这句话,欧阳丽斜眼看到天下第一美女李冰的屁眼急速地收缩了几下,她的阴门也跟着收紧从身体深处挤出了一道粘稠的淫水。
峨嵋女侠得意地抚摸着李冰的逼帮,轻声说:“我一直都知道你定是个骚逼,但真想不到你竟然这么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