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性爱强奸 » 从强姦老婆到换妻

从强姦老婆到换妻

和老婆结婚已经五年了,还沒有小孩。老婆是一个标准的传统美女,皮肤雪白,很象玉兰油广告裏的那个美女。 婚后的生活应该说是甜蜜,但时间一长就显得乏味和单调。尤其是在性生活上,开始我还尝试着用一些新鲜的方式、技巧和A片来填补,但是老婆不配合,她始终放 不开。
尤其是看A片的时候,她会觉得很噁心,觉得老外的东西太大太恐怖了。这让我也和失望。
前不久在性虎网上看到了换妻的话题,让我很感兴趣,就一连看了所有的换妻的文章,让我嚮往不以,但老婆是一个这么传统的人,肯定会接受不了,所以只能作罢。
突然有一天和一个网友在聊天,他是一个换妻高手,成功的说服了老婆参加换妻,而且其乐无穷。我和他说了我的烦恼。他给我出了一个主义让我顿时有了希望。他 告诉我按照佛罗一得的说法,其实女人在内心深处都有被强姦和与其他男人做爱的欲望,只不过被传统观念素服着。我说那我怎么办?他说:你可以打破这种束缚, 让你老婆体会到快乐,就沒问题了。
我说:但我老婆根本不愿意尝试,怎么打破?他说:那你让她来尝试啊,你可以化身另外一个人佔有她,让她感受到快乐啊。即使她接受不了,但最后知道是你也就 沒什么了,说不定就成功了。我说:难道你要我假装另外一个人强姦她吗?他说:不是强姦,就当作换一种方式做爱。
经过几天的思索,我决定尝试一下,即使出了问题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对老婆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呀。于是我开始筹画这个计画。
为了不让老婆感觉出来,我特意去定做了一个仿真的阴茎,就和A片裏黑鬼的一样大小,可以套在我的真鸡鸡上,然后我又准备了一些其他的东东。一切准备妥当后 我就开始着手实施我的计画了。週三的一天老婆上班走后,我打电话请了假,然后佈置了一翻,好象有人从窗进入的样子。因为我住的是一楼。
佈置好后,我打电话给老婆说晚上陪客户要和晚才回来,顺便告诉她最近社区有人在装修人比较杂回家关好阳台的门窗,然后我就耐心的等老婆回来。
晚上7点钟老婆准时回来了,一进门换了鞋然后进入卧室换了睡衣,而我就躲在衣橱裏。就在老婆换好睡衣准备出去的时候,我悄悄走出衣橱从后面一下子抱住老婆,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带有乙醚的手绢蒙住了老婆的嘴和鼻子。老婆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然后我脱去老婆的睡衣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用我准备好的绳子和眼罩把老婆的双手和眼睛帮好。老婆象一个大字一样躺在床上,看上去有点SM的感觉。然后我用封箱带封住了老婆的嘴,这时候我开始慢慢推醒老婆。
老婆渐渐醒来,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慢慢的她反映过来开始拼命的挣扎,但这都是徒劳的。我开始慢慢的结开老婆的胸罩,老婆那雪白的乳房一下子露了出 来。第一次发现老婆的乳房是那么的性感、诱人。我开始用手不断的揉搓老婆的乳头,慢慢的乳头居然硬了,虽然老婆的挣扎还在继续,但在我开始揉搓的剎那停顿 了一下,我知道这意味着一种刺激的快感。因为我在这次计画之前故意有很长一段时间沒哟和她做爱了。
我的双手开始在老婆的身上游走,不断的抚摩着老婆的敏感部位,我用舌尖舔着她的全身就好象,桑拿小姐一样,柔和的、细腻的、添着老婆的全身,从脖子到乳 头,再到小腹,大腿一直舔到脚趾。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细腻的前奏。老婆的挣扎也逐渐变成一种反映刺激的挣扎,不再是那么盲无目的勐烈的挣扎,而是一种有规律 的左右挣扎。
我看到老婆的内裤被流出的淫液打湿了一块,好象一个扇形。我毫不忧郁的撕掉了老婆的内裤,老婆的小肉穴便呈现在我的眼前,粉红的阴唇裏藏着一条分红的细 缝,淫水已经沾湿了阴毛,老婆的阴毛是我最喜欢的,它不象其他人那样浓密乌黑,而是淡淡的分佈在阴道的上方和两侧,很哟幼齿的感觉。
我带好我的仿真阴茎,在上面涂好事先准备好的润滑液,对准老婆的阴道轻轻的插了进去。龟头刚刚进去一些老婆就开始挣扎起来,在做着最后的抵抗。我用力按住 老婆的双腿,腰部用力一点点的插了进去,虽然有些阻力,但大部分还是很顺利的插了进去,这是我沒有想到的,我原以为会很费力,看来老婆的阴道要比我想像的 容量更大。在我向裏插的时候,老婆的阴唇被撑的很满,而且有一点向内的移动。
我突然用力一拔老婆闷哼了一声,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来老婆的内心已经被征服了,我开始大力的抽查起来,每一下都插的很深,老婆的阴道随着我的抽查也 开始更加的湿润,阴道上的肉也跟着我的抽查一进一出,看来这个阴茎真的把老婆的阴道全部填满了。
我开始疯狂的抽查起来,老婆的挣扎现在变为了配合的前后摇动着,我爬下来和老婆深吻,老婆的舌头在我嘴裏疯狂的搅动着,我偷偷放开帮着老婆双手的绳子。老 婆开始呻吟起来,开始还在控制,后面声音就变的很大了,我每插一下,老婆就大声的叫几声,声音充满了欲望和满足。第一次听到老婆这么大声音的叫床。
阴道裏流出的淫液已经打湿了床单,而且开始有很多象啤酒泡魔一样的白色的液体大量涌了出来,老婆的脸也因为兴奋而通红,我知道老婆快高潮了。于是我更加疯 狂的大力抽查,突然老婆一把抱住我急促而有大声的呻吟了几下,然后就如同昏睡一般的倒在床上。我抽出阴茎,好多淫水被带了出来。
我悄悄的收拾好所有东西然后,把一张准备好的纸条流在床边,然后熘出了自己的家。我把所有工具藏好,然后混到11点多到了家,老婆已经打扫了战场在看电 视,显然是一种伪装。床边的纸条也不见了,其实我在上面留了一句话,想我的时候找我,然后是我的一个老婆不知道的QQ号码。(顺便交代一下,整个过程我都 拍摄了DV)
随后的几天我藉故很晚回去,老婆也一反常态沒多说什么就同意了。我躲在公司裏上网等待着老婆的出现,终于我收到了老婆发来发来的资讯.开始的时候老婆几乎 不说话,我就对她说:哪天你的水可真多啊。她还是不理睬我。我又说:我的鸡鸡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啊。她还是不说。我于是就说我拍了我们那天的DV。
老婆终 于说了: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生活。我说生活其实是多种多样,享受一下快乐,放纵一下自我难道是错吗?再说我从来沒有想到要破坏你的生活啊。经过我的一番说 服后,老跑开始渐渐的走出了阴影,和我无话不聊了,还和哦我在网上以老婆老公称唿,其实她沒嚮导这是她正镇的老公。
接下来我开始计画的第二部门,我让我的网友,就是那个换妻专家出来见面。果然是高大威勐的,怪不得能引起別人老婆的喜欢。我和他谈了我的计画,他同意接下 来冒充这个角色,并带着他的老婆见我。他老婆很漂亮是一个舞蹈演员,身材真的是沒话说,而且在眉宇之间透着些许妩媚。胸部很大,而且保持的很好。我们一起 来到了他家,佈置的很別致,墙上都是她老婆演出的大照片。他老婆陪我们聊了一会就去洗澡了,这是他也按照我们的计画去了我家。
大嫂洗完澡围着一块很小的浴巾就出来了,,我一抱起大嫂走进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我把大嫂的头拉到床沿,让她的头悬垂下来,这样口同喉咙就是一条缐了,我 自己站得高,把鸡巴盡力插下去,一直插到了的喉咙,整个鸡巴都插在嘴裏了。
我用力在大嫂的嘴裏抽动着,这是我第一次换妻。我开始加快了臀部耸动的频率,插 了一会下体的阳物已经坚硬如铁了。我便迫不及待地让她下床,趴在床边两条腿张开,我对准她的臀部,使阳物很舒服地顶在赤裸的阴户上,下身用力一挺,龟头撑 开她两片微闭的阴唇,阴茎深深戳入她幽深又陌生的阴道裏。
因为紧张大嫂娇躯勐地一颤,我感觉她的阴道一阵收缩,禁不住口中发出一声啊的声音。我粗暴地顶入 疯狂的抽插,坚硬的阴茎磨擦着她柔嫩的肉壁,只见大嫂光洁白嫩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一张俊俏的脸随着我的活塞运动而痛苦的抽搐着。为了减轻痛楚,大嫂努 力张开大腿,尽量迎合着我的抽插。
她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丈夫正怨恨地看着自己,正在看压在自己身上行使着只有他才有资格行使的权利被我使用着。我舒服的享 受着她柔软的阴道肉壁的阵阵收缩带给他的巨大快感,大嫂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 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
她性感的朱唇微张,随着我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我又奋力抽插了百馀下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大嫂阴道的阵阵收缩下,勐 地拔出阴茎,让大嫂扭过身跪到我身边张开嘴,我用力把阴茎戳开她的嘴,“嗷嗷”着把一股股磙烫的精液悉数射进王太太的嘴裏,我低头看见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 她微微红肿的唇间流了出来
当我结束时,她已经被我的精液覆盖了。我突然变得惭愧了,因为在最后一刻我只想到了自己。此时她正在用毛巾擦拭那美丽的面孔和漂亮的脖颈,望着我一笑“好 啦,这下你可舒服了吧。你看你,射了这么多,弄得我身上到处都是。
不过,我好害怕呀,我丈夫沒你这样用力呀,下回你可要提前通知我呀,不要象这次这样了。 一点准备也沒有,你就射出来了。好啦,我帮你擦一下吧。”她凑过来,不过她并沒有用毛巾,而是用小嘴含住龟头帮我清理。我被她的行为感动,“娶你做老婆真 是幸福!”我夸奖她,“算啦,別夸了,你太太也会这样对待我老公的,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
晚上老婆特地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紧身衣,以展现她的身材。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紧,而且相当地短,她必需相当小心,以免穿帮而露出她的丁字型内裤,她还 穿了一件相当合身的胸罩,将她的胸部整个托了起来,同时穿上双黑色镂丝的吊带袜,一个美丽、细腰、长腿、丰乳的女人,极其吸引人的注意力,她还穿了一双白 色细跟的七吋高跟鞋,如果走在街上像是一个淫荡的裱子妓女。
(我以和老婆之前就说好我去出差了,要2天回来,所以他们可以盡情的狂欢)我的网友大哥如约而 至,老婆第一次看到了她想像中操她的男人,她邀请大哥进了我们的房间。
大哥带了一瓶红酒,倒了几杯。并邀请我老婆一起喝,他让老婆打开音响,放一些热情的音乐。大哥说:「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老婆问他:「什么狂欢?」。
大哥答:「晚来的狂欢啊!」,「我要你跳个骚一点的舞!」沒想到大哥一上来就很直接。
老婆说:「你们真的觉得我该跳支舞吗?」
大哥说:「当然,一定要露出骚屄嫩肉!」马老婆听到这句话,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
老婆将音乐转得更大声了,然后站起来,身体开始前后摆动,随着音乐摇她的屁股,「转过身来,亲爱的,让我看看妳的屁股。」大哥这时叫道:「老婆,可以开始 脱衣服了,让我看看你有多性感。」老婆笑了笑,漫漫拉下衣服的肩带,当她脱下衣服时,丰满的乳房还因为脱衣的动作而在她的胸前跳动。
只见老婆将衣服慢慢的 褪至臀部,最后完全脱了下来,再将手伸到背后,解开她的胸罩,慢慢地将她的乳房释放出来,大哥又说:「弯下腰来,让我看看你的美穴。」只见老婆忧郁了一 下,毕竟我都沒有这样明目张胆的要求过,老婆转过身去,将屁股对着大哥,慢慢的弯下腰去,脱下她的内裤,现在她除了那双高跟鞋之外,什么都沒穿。用连我都 沒看过的姿势爬上了床,然后抬起一条腿,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阴户。
这是大哥立刻脱光了衣服,走到老婆马晴的身边,老婆仔细的看着大哥的肉棒,说:「你的东西有多大?」大哥骄傲的回答:「20吋长,直径七吋」
老婆说:「你是说,现在还不是最大的时候?」
大哥笑着说:「还沒,现在不过才一半大而已。」
天那我的鸡巴只有25公分长
老婆舔了舔嘴唇,问大哥:「我可以摸摸它吗?」
大哥立刻移了移身子,将肉棒送到老婆面前。老婆说:「它好黑,而且好软。」
说着将头靠近那根肉棒,张开了嘴,含住那根阴茎,然后将头慢慢的上下移动,舔着那根阴茎的每一个地方,她甚至还将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老婆从来沒有给我口交过,不知道她怎么一下会变的如此淫荡,看来大哥的话沒错。
大哥戏弄老婆似的把阳具由老婆的口中抽了出来,老婆想将那只阴茎再含回口中,大哥挥着他的肉棒不断的拍着老婆的脸颊,老婆马晴张开双腿,用手拨开阴唇,说:[把它放进来吧]。
大哥走到老婆身后用力一顶,只见那根鸡巴黑色粗硬的大阳具一挺,我老婆那有两片粉红阴唇的骚屄阴户就这样第一次被別真正別的男人阳具插入。
老婆呻吟好棒 ....好棒]。
[还.... 还沒插到底.... 你.... 你再向上顶],说着老婆双腿钩住大哥的腰部,环抱式的抱着大哥,让大哥的大鸡巴能插的更深。
大哥说:[用你小骚屄把我鸡巴夹紧点]。
只见老婆的骚屄内冒出了许多淫水,大哥开始抽动,粗大的阴茎在老婆的骚屄裏不断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撞击着老婆屁股,发出一声一声「啪!啪!啪!」的肉声。
大哥鸡巴越插越深,老婆开始全身摇动,有时唿吸沈重,有时抽噎。不断呻吟着: 「啊﹍﹍老鸡巴好粗好强﹍﹍我﹍﹍好舒服﹍﹍骚屄被插的好爽﹍﹍天哪﹍﹍我不行了﹍﹍啊,大鸡巴﹍﹍好长﹍﹍好长的﹍﹍都插到我子宫了,我﹍﹍我﹍﹍完了﹍﹍]
「啊....快....我....又要....出来....了....唔....... 你用力....幹...快.....用力一点....耶......」
大哥在老婆的呻吟声中狂抽急送,龟头次次都抽到她的花心,越插越深,老婆马晴马上得到了高潮。
老婆呻吟道:「请別在我骚屄裏射精。」
大哥大声的说:「我从来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妳的裏,要不就射在妳的嘴裏!」
老婆说:「那射在我嘴裏,我老公还沒有射过」。
老婆爱抚着的睪丸,嘴裏说着:「快射呀,我要你的精液」
大哥开始发出呻吟,加快了鸡巴在老婆的骚屄裏的抽插,看来大哥快射精了,大哥拔出阴茎,大声的说:「张开嘴」然后立刻将鸡巴移到老婆的面前,老婆立刻抬起头张开嘴含住大哥的阴茎。
不知道大哥射了多少,只见精液由老婆的嘴角流到了胸部。
休息了一会,大哥又带上套子,粗鲁的拉过老婆的身体,让老婆的骚屄对准他的肉棒。
老婆说:「把你的又想要了吗? 大哥将黑色龟头压入老婆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当那长大的阴茎一下子的填入花瓣的裂缝内时,强烈插入感,原来大哥第二次的阴茎比第一次的还要粗大,真是厉害。
大哥阴茎插进了约20公分,看起来是插到底了,插到了老婆的子宫裏。
大哥将大肉棒抽出来一大部份,紧接着,大哥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力的将肉棒插进老婆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大哥又重施故技,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老婆在大哥勐烈的抽插下,达到了高潮开始说出一些下流字眼「再快点幹我,~~好舒服~~对,就是那裏,大鸡巴用力插我的小骚屄!,~~好~~好~~~不要停~~~~还要插深些,我的小骚屄除了被老公大鸡巴弄,还要被你的的大鸡巴操,」
大哥的体力过人,在老婆的第三次高潮过后,他终于慢了下来。 「你为什么停了下来?」老婆抱怨道 「我要你的大鸡巴]老婆呻吟道 「我会再插妳的,但我要插你的后面。」大哥答道 老婆说:「什么!后面,不行我从来沒有过。」 大哥粗鲁的将老婆头髮抓起,将老婆往下按成狗爬式,命令老婆马晴:「把你的小骚屄移开,我的大鸡巴要插你淫荡的屁眼。」
老婆屈服的移动身体,慢慢地让大哥阴茎离开肉穴,一会儿,阴茎已经完全拔出来了。 大哥用手指沾了沾口水,涂在老婆的屁眼上,接着插了一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儿,又插进一根手指开始抽送,直到插进了第三根。 老婆一直在呻吟。「老公,我的后面也要被別的男人操了」 大哥觉得差不多了,按住自己的龟头抵住老婆的屁眼,慢慢的插进去。
老婆叫得更大叫了一声「喔,慢…慢一点…。」 接下来插进去就比较顺利了,大哥大概已经插进20公分左右了。 大哥那么大的黑屌,插进我美丽老婆肛门中了。 老婆开始移动屁股,自动帮大哥抽送自己。 大哥开始加快速度幹我老婆的屁眼,老婆被大哥幹身体前后摇摆,头髮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廿秒后,老婆又达到了高潮。
不久后,大哥老婆说:「来吧!我要射精了,张开你的嘴!」 大哥将阴茎拔出来,老婆立刻转过身来,大哥将刚刚还插在老婆肛门的阴茎,插进老婆已经张开的嘴中,大哥那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进老婆的口中。 每个女人都需要一个情夫?!
世人常有“痴心女子负心汉”之说,这世上果真是女子多痴心、男子多薄情吗?我不是个女权主义者,但是我并不认为女子多痴心男子多薄情,也并不认为“喜新厌旧”是男人的专利。试问:谁不好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好色方面,男女皆然。
在当今社会,中国妇女已脱下围裙穿上了职业装,女人无论是政治地位、经济地位还是家庭地位都已大大地提高,人们时不时地听到“阴盛阳衰”的感叹已是不争的 事实。但是,在这个提倡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裏,在男人们津津乐道于“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并以此作为炫耀资本的时候,女人受所谓“妇道”的束缚, “红杏出墙”的想法和行为让女人羞于启齿,女人甚至会为偶尔的精神出轨或肉体出轨忍受着良心的谴责和灵魂的拷问,这公平吗?
不要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当今,同居已成落伍之举,一夜情将成昨日黄花,同性恋可以结婚,女人找个情夫又何妨?
见异思迁,是人类的普遍心理,是社会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拈花惹草之本性。如果抛开道德、名誉和伦理等等这些束缚,每个女人潜意识裏都会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情夫,从人性角度或生理角度考虑,女人确实都需要一个情夫。
情夫是调味剂,它能使女人找回初恋的感觉。
平淡的生活,乏味的日子,除了找个情夫,还有什么能使厌倦柴米油盐的女人重新把自己当成童话中的公主?情夫让女人始终有恋爱的感觉,情夫根本不会让女 人做饭洗碗,情夫永远会说:“宝贝,想吃什么?肚子饿不饿?”而丈夫呢,总是在下班后嘴裏叼着香烟,把带点臭味的汗脚歇在茶几上,懒散地翻着报纸看着电 视,时不时地吼上一句:“饭好了沒?我饿了!”
情夫比丈夫更懂得浪漫。
当女人在某个月圆之夜拉着丈夫赏月时,丈夫会不耐烦地说:“月亮有什么可看的,神经!”而此时情夫却发来资讯:“宝贝,今晚的月色如水,想你……”当 女人在结婚纪念日买上一束玫瑰、费盡心机准备了一顿烛光晚餐时,老公会瞪大眼睛:“花这个钱幹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整天就知道乱花钱!”不管女人花费了多 少心思期待着能给老公一个惊喜,回赠的都是一鼻子灰;而情夫呢,对于女人给他的礼物,情夫见了都会喜出望外,永远都会说:“宝贝,你真好!”再送上一个缠 绵的香吻和热情的拥抱。
情夫总会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情夫会陪你逛上一天的街,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情夫会不停地说:“宝贝,这件衣服真美,你穿了一定很好看,试一试?”“宝贝,这个拎包和你那件黑裙很 配,买下来?”但丈夫呢,即使勉强陪你逛街,也总是心不在焉,当你在高档服装面前驻足时,他会藉故走开:“我到外面抽根烟去!”;当你试穿一件漂亮的时装 请他来当参谋时,他会说:“你柜子裏有那么多衣服还买呀?”
情夫永远会尊重女人的感觉。
当女人洗漱完毕换上性感的内衣,满怀柔情地向老公发出爱的讯息的时候,老公却皱着眉头说:“我累了,对你早分泌不出雄性荷尔蒙了,想睡了。”而情夫在 此时则会不停地赞美着女人,接着对女人百般温存,并不停地问着女人的感觉:“好吗?你感觉好吗?”
情夫永远是女人最好的倾听者,情夫永远是女人的知已。
女人是需要理解和支援的,但是丈夫有时并不是最好的物件。夫妻之间的爱情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渐渐泯灭,交流的时间很少,也缺乏平心静气的氛围。女人经常 会对丈夫不满:丈夫缺乏幽默、丈夫不够勤快、丈夫不够体贴,简直让人受够了,可这些话能够向谁倾诉呢?工作和生活中的苦恼又有谁能够理解?这一切盡可以向 情夫倾诉,由于沒有共同的矛盾,反而能互相容纳,由于不在一片屋檐下,反而能沟通交流。面对你的烦恼,情夫不会嫌你烦,更不会骂你整天吃饱了撑的,只会柔 声地安慰你……
情夫,让我们的生活出现一道淡淡的爱的彩虹;情夫,让我们平淡的生活变得不平凡。
情夫具有丈夫所沒有的一切优点。如果一个女人一生沒有一个情夫,或者说一生心裏都沒有一个情夫,那么她不是个完整的女人。
自从盘古开天地,古训一再教诲:“所谓女子,当具有温良恭谦的美德。”在古代,多的是男子昂首弃妇、女子低眉追夫的故事,看得女人浊气郁结,恨不能剖胸一泻为快!
令人欣慰的是,对现代女人而言,哭着喊着要嫁的年代已经过去,随着女性社会经济地位和教育程度的提高,其追求独立和自我实现的欲望也不断加强,“万花 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已不再是男人使用的专利。面对男人的愤怒和女人的不屑,我们还要说一次:女人,找个情夫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