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dz13.com 本站最新发布页,请您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工程队淫荡事迹之五】【短篇】【作者:小K】

【工程队淫荡事迹之五】【短篇】【作者:小K】
上一篇:天使城市八下一篇:与空姐的一夜情





有时候觉得人生就像一场连续剧,导演是自己,但没法ng,想要编出什么样的情节全靠自己的临场发挥。但与惠子的相识,我却觉得像是彩排已久的桥段,正如张爱玲大大说得那样: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刚巧赶上了……

记得那次我们去上海做维护,一车四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甚是无聊,当时正逢暑假运输高峰期,望着外面赶车的美女们,浩子淫荡的提议:“小k,拉两个美女来做顺风车呀,她们方便我们也不那么无聊呀!”刚刚还焉了叭叽的曹氏兄弟一听,顿时也性奋起来:“这个提议不错,开去车站转一圈!”四个色狼像是找到了春天,兴高彩烈的寻美去了!

到了车站一看,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呀,浩子从窗户里伸出他那张很抽象派的脸狂呼:“有没有去上海的呀,有的来搭顺风车了,只要两位哦!”话一落,嗖的一声就窜过了好几个大叔,打开车门就要往车子挤:“俺去,俺去!!”曹大一看这哪行,



咱要拉几个美女聊天的,可不是拉几个老头郁闷的,于是和曹四一人守一边车门:“大叔呀快上来,不过咱可先说了,车费可300一人哦!”那几个大叔一听,300,你怎么不要3000呢,黑,实在是黑,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大叔们就没了人影,那速度,刘翔看了都得汗颜!



不得不说曹四这小子长得还是有点小帅的,都快赶上我了……这不,两姑娘正在问曹四呢:“怎么要300呀,车站才130呢!”曹四正色答道:“谁说300的,咱能做那事吗,我是说30!”这时大曹从一边伸出头了嘿嘿的淫笑着:“对呀,30,嘿嘿,你们两上不要钱也行,嘿嘿!”



两姑娘往说话的大曹一看,齐齐退了一步,浩子也从驾驶座冒了出来:“是呀,上来吧,不要钱,我们也有人聊聊天!”两丫头看到浩子那锃亮的光头下那淫荡的脸,心里不禁在想:不是刚放出来的吧!两人撂下一句:“不坐了!”提着大行李箱兔子一般的逃掉了!

曹四那个心在滴血呀:多好的两丫头,说不定还能发生点纯洁的友谊,这两牲口,多什么话呀!我也意识到这样不行,对大曹说:“曹哥呀,你说你生下来的时候是不是掉地上了,怎么曹四就那么好看,你就这么惨不忍睹呀,还有你,浩子,你好好开车好了,跟个劳改犯似的哪姑娘敢上我们的车呀!”两人直切:“有能耐你去找两个来!”



这时候去上海的大客缓缓的开走了,看着还在陆续增加的等车人,我得意的笑,对着曹四一招手,我们俩就拉人去了。



这时候,两女孩映入眼帘,只见她们曼妙的身姿,胜雪的肌肤,虽然没有绝色的美貌,但两人站在一起,像两朵清新的百合,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我望向曹四,曹四也淫荡的看我,显然也发现这两丫头了,我们快步的走了过去,两丫头正苦恼着:“都是你,叫你早点起来就不听,看,车走了哦!

曹四一听有戏,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说道:“敢问两位姑娘是否要赶往上海!”两丫头看着这个仰起45度角拽文不止的家伙,一阵的想笑:“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曹四眼神动人:“如果是的话,在下有个不成熟的建议希望姑娘听一下!两位姑娘请看,客车已走已,而吾也赶往上海,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可否愿意与吾同乘陋车前往!”两丫头咯咯的笑:



“陋车何在!”我连忙指着我们的商务车,接口道:“两位姑娘请随我来!”说着殷勤的帮忙拿行李,两丫头呵呵的跟随着!“姑娘,吾……”狠狠的踹了一脚陶醉的自己境界的曹四:“吾什么吾…走了…拿东西!”曹四这才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抢着拿行李!

来到车前,大曹那两牲口看到两丫头眼都直了,两丫头看到大曹她们则是吓了一跳,我连忙安慰:“别怕,那是人!”大曹脸色铁青:“小k,你小子真不地道,



我哪不像人了,你这典型的种色轻友!”我拍着大曹安慰道:“我没说你不是人,我是说你是人,你这人,就爱瞎想,哎……”我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大曹品味着话里的意思,有点疑惑:“哦,这样呀,嘿嘿,我错好了!”两丫头憋着笑进了车坐到了后面

两丫头一个叫明月,一个叫慧子,大家都是年轻人,在一起聊的相当嗨皮了,大家聊音乐,聊网络,聊趣事,那简直相见恨晚,干柴烈火,狼狈为奸,男盗女娼……



看着嬉笑眼开的两丫头,我是兽血沸腾呀,很想如岛国的av片里的男猪脚一样粗暴的把她们推倒,然后压在娇嫩的身躯上xx复xx,木兰当互日… 接着翻云覆雨,战她个天昏地暗,天荒地老,日月无光,日以继日,日久生情……



可往往想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面对两可爱的丫头,咱只有侃大山的份,连小手都没摸到,哎,算了,咱继续发挥阿q精神,在精神上把两丫头推倒,然后…嘿嘿……这



不皇上的待遇吗,想的都流口水了!小月看到我看着她们流口水,很不给面子的问道:“小k,你肿么了,饿了呀!”我很想说:



是呀,看到秀色了,咱想吃你!可这话咱可不敢开口,倒是慧子说话了,小丫头小声的嘀咕着:“小k,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呀,我妈说小儿麻痹会流口水……嗯,好可怜!”多善良的小女孩呀,给我块豆腐让我自杀得了!还是曹四这小子比较仗义,出来打着圆场:



“慧子妹妹,他没事,他正常的很!”好哥们,哥没白疼你我狠狠的给了曹四一个熊抱!“他一见到美女就这德性,哎,说出来我都觉得丢人!”草,白夸他了,这白眼狼,什么玩意,这才是典型的重色轻友!我愤怒的给了这小子一脚,“觉得丢人给我死下去!”

我又向着美女解释:“呵呵,没有的事,刚才睡着了,所以流口水了!”慧子瞪大了她的大眼睛:“哇,睁着眼睛睡的呀,你这不睁眼说瞎话吗!”小月对我还是好的:“慧子,怎么说话呢,多伤人呀,这话背地里说就好了!”得,一群没人性的家伙,哎,咱不说话!

有美相伴的日子总是特别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上海,当然,这一路上咱们和两丫头已产生了浓厚的革命感情,这分手还难分难舍了,把两丫头送到了目的地,两姑娘留了我们的电话,豪言改天请我们大吃一顿,我们嬉笑答道:“那我们等着呢,吃穷你们两!



做维护其实没啥意思,各个场地转个一圈,然后带着监理去腐败一下,签好字就算完事了,往往豆腐渣工程就是这样出来的,哎,现在的监督方,不说了,咱也麻木的不愿愤青了!本来以为就这么枯燥的结束这次上海之旅了呢,但一个电话接过来让我们是浮想联翩,热血沸腾呀!



没错,明月那丫头竟然打电话过来要请我们吃饭,

嘿嘿,多不好意思,但美女有请那面子能不给吗,没说的,第一时间我们就过去蹭饭去了!到了明月那小区,两丫头早等在那儿了,看着婷婷玉立的两丫头,我们是口水直流呀,太漂亮了,慧子那丫头穿着件绿色的无袖条纹小衫,配着超短的牛仔热裤,那裸露的双肩,



胸前的一抹和那修长的美腿无不让人觉得火辣,太妖精了,明月这丫头看起来就清新多了,一款过膝的长裙配上明月那张恬静的甜,让人看了忍不住怜爱,两种极限风格的打扮站在一起,我不禁感慨:夏天真好!



也没走远,我们就在明月小区附近的川菜馆聚了起来,本来以为两丫头不能喝酒来着,没给她们,谁知慧子那丫头狠狠的瞪我:“怎么回事呀,瞧不起我们呀,给姐满上!”



我瞪着慧子胸前的挺拔,狠狠的意淫了一把。“怕你喝醉了耍酒疯呀!”慧子不屑的说:“谁醉还不一定呢!”还真是辣呀,得,咱酒里见真知,不得不说,两丫头还真是能喝,愣是跟我们喝得不分上下,当然了,我们喝得白酒加啤酒,她们俩就啤酒……

看着东倒西歪的一群人,我是一阵的头疼,慧子这小丫头还嚷嚷着上酒上酒,还真是的,酒品不怎么样,算了,我到外面付了账,先把大曹他们三扶到车里,



然后回来搀着两丫头也上了车,把车开到明月小区里,我这回头一看,睡倒了两对,慧子那小妮子挣扎着爬起来,醉眼朦胧的:啊,到了啊,走了,说着也不管明月了,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车。得,这在跌着了那能行吗,我搀着明月追慧子而去



还好,小丫头还有些意识,还找的到住的地方,一进房,慧子就倒在沙发上了,把明月放到里间床上,看着熟睡的明月,我真想扑上去把她拔个精光,然后无比畅快的放她几炮。但好歹咱也是纯洁的人,也就想想,还是不祸害了。

走到客厅,往沙发上一看,我想我的鼻血是流出来了:只见慧子那丫头大字平躺着,小衫已经提到了胸前,右手调皮的搭在自己的乳房上!胸前的玉兔若隐若现,太妖精了,这不要人老命吗。我走过去推了推慧子,



慧子睁开眼睛,迷离的看我,也不说话,起身跑去了隔壁,然后我就听到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这丫头,不能喝干嘛喝那么多呀!

没一会儿,慧子走了出来,衣衫不整的,坐到沙发上看着我:“咦,小k,你还没走呀,正好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来!”那表情,听在耳里就像是:“小k子,给哀家倒杯水!”哎,感情真把自己当成皇帝的女儿了,



我看着慧子衣冠不整诱人的样子,不禁邪恶的嘟囔道:“是性饥渴的渴吗!?”慧子这丫头好像听到了,咬着牙大叫:“快去,愣着干嘛,姑奶奶渴着呢!”



盯着慧子胸前的挺拔,嗯,不错,果然是鼓奶奶!哎,此刻我真想大声唱着:舔咪咪,我笑着舔咪咪……!边意淫边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自己喝了一杯,给慧子也带了一杯!递过水去看着慧子我严肃而正色的说道:“慧子同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不对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喝那么多酒,这样是很危险的,



还好是遇到我这样的君子,要不然你多危险……”慧子看着我,也正色答道:“哦,知道了,那君子同志,是不是把你的手从我大腿上拿下去!”我缩回手,讪讪的笑着:“呵呵,喝得有点多了,还以为是我自己的呢,这还纳闷怎么那么滑,那么有感觉呢!”



慧子瞪着我:“有感觉呀,那要不要在摸一下呀?”我反瞪着慧子:“你想要你早说吗,我还寻思着这孤男寡女,醉意朦胧,干柴烈火的,这要不做点啥是不是对不起这气氛了!”慧子这丫头竟然靠了过来,混淆着酒气在我耳边呼着气:“哦,那应该做点什么呢!”



妖,太妖了,我觉得自己把持不住了,可是你自找的呀,我把慧子压倒在沙发上,淫笑着:“你说呢,当然是做爱做的事了!”说完我就吻上了慧子的小嘴,舌头顶进慧子的口腔,贪婪的吸允着,酒气中混淆着香甜,更加的刺激着我…我的手不自觉的攀上了慧子挺拔的乳房,真的真有料,相当的弹,相当的软,



像刚出笼的馒头,让人忍不住的想揉!慧子这小妮子也是不吃亏的主,两只小手在我身上划动着,若即若离的…瞬间就燃烧了我的欲望,我粗暴的脱去慧子的小衫和里面可爱的黑色蕾丝,慧子那滚圆的乳房进入眼帘,好美…艺术品一样,那娇艳的乳头,我喜欢…



我噙着慧子的奶头,轻轻的咬着,舌头拨动着,右手按着另一边乳房,食指挑逗着乳头,慧子小声的喘息着,压抑着奔袭的快感,右手继续挑逗着慧子的乳房,我身子不自觉下沉,解除掉那恼人的热裤,



慧子那可爱的黑色蕾丝镂空内裤就暴露出来,很诱惑,我喜欢的贴了上去,隔着内裤舔着慧子的神秘地带,一种女生特有的轻骚味道冲击着鼻腔,感觉鸡巴涨的更厉害了,我贪婪的舔着慧子已经潮湿的内裤,品味着这自然的体香,慧子不安的扭动着,抱着我的头呻吟着!



轻轻的把慧子的小内裤拨到一边,慧子那可爱的逼逼就呈现了出来:稀疏的阴毛上依稀泛着水气,阴唇红红的,很鲜艳很嫩,蜜道微微的闪开一条小缝,小嘴一样呼吸着,我禁不住的亲了上去,

和慧子的逼逼忘情的亲吻着,很快,慧子有些泛滥了,我用舌头拨动着慧子隆起的阴蒂,快速的舔弄着,慧子呻吟渐重,啊啊声不断,感觉慧子似乎要到了,我更卖力的拨动舌头,慧子像一只困兽,推着我的头,想要缓一下,无奈快感临近,身体一阵僵硬,淫水泛滥而出。

我贪婪的把水水含在嘴里,然后起身和慧子热吻,把丫头自己的淫水都送给了她自己,慧子瞪着我,奈何嘴被我堵了起来,只有呜呜的呜咽着以示抗议,我松开嘴,慧子轻轻的给了我一拳:“讨厌…!



我嬉笑的抓着慧子的小手,然后把她的小手放在我暴怒的鸡巴上,慧子红着脸,轻轻的揉着,看着丫头娇羞的样子,来不了了,不上不行了,我快速的去除武装,



在慧子的惊呼下再一次的压上丫头的娇躯,丫头在我身下抱着胸,狠狠的瞪我:“色狼,你要对奴家干什么,奴家好怕!”我配合的嘿嘿淫笑:“小娘子,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说完拿开丫头的双手,玩弄起慧子那诱人的乳房来,



鸡巴如钢铁一般,在丫头的洞洞口摩擦着,丫头满面潮红,嗯嗯的享受着,我的鸡巴拨弄着慧子的阴蒂,上下左右的挑逗着,逗的慧子淫水泛滥,怨声四起,小手抓着我的鸡巴要往她的小洞洞里塞,嘴里不停嘟囔着:“々,额,干嘛呀…额,快点…进…!”我当作没听到一样,继续挑逗着慧子的小豆豆,慧子急了,抱着我的头舔着我的耳洞:“嗯…来嘛…官人…奴家想要!” !

日呀,太酥麻了,这小妖精,差点忍不住射了,上马!我用手压着自己的鸡巴对准慧子的蜜洞,缓缓的挺了进去,一顶进去,我和慧子同时深吸一口气,好紧,太爽了,慧子抱着我自己向上顶着,这小丫头,

还真是积极,我调整姿势,一下一下的插了起来,慧子舒服的嗯啊的叫着:“々,宝贝々好舒服,嗯,顶…顶到底了,啊…”



泛滥的淫水有些不管不顾水自流的意思,汩汩的渗出来,鸡巴每一下的进出都带出了一大摊的水,看着我们被打湿的大腿,我不由感慨:年轻真好呀,就是嫩!慧子媚眼如丝,双腿缠着我的腰,抱着我吻着我的舌头,我捧着丫头的屁股,深入浅出,上面享受着丫头的舌吻,下面享用着丫头的蜜穴,那滋味…

插了几百来下,慧子又疯狂了,丫头一翻身竟然占了主动,骑在我的身上晃动着,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银牙轻咬嘴唇,嘴里诱惑的叫着:“々额…嗯…好爽……啊…大鸡巴…好…舒服…啊…日…死我吧…啊…啊…我…要…要…来了……!”然后浑身僵硬,抱着我不停叫着:“快…啊…快…点…我…动不了了…啊…!



”我也感觉自己要到了,双手拉着慧子的屁股用力的顶着,快速而有力,狠狠的插了几十下,直觉的一股热流浇在鸡巴上,在慧子尖叫声中我也感觉鸡巴一阵涨大,然后精液如子弹般一样有力的射进了慧子的子宫中,慧子被射的浑身发颤,接着软软的趴在了我的身上!

这时候,明月那房门突然开了,明月那小妮子揉着眼睛,嘟囔着走了出来:“慧子你干嘛呢,现在几点了呀,大半夜你鬼叫什么!”慧子一听娇躯一震,还没来得及躲避,明月那丫头已经到了身边,



这丫头刚好睁开了眼睛,看着慧子赤裸的骑在同样赤裸的我身上,明月足足愣了好几秒,我讪笑道:“闲着无聊,做做运动,锻炼锻炼身体!”明月这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



慧子满脸通红,狠狠的在我腰上掐了一下:“叫你话多,哼,这下明月不笑死我,都便宜你小子了!”我小声自语:“不是你诱惑我的吗,还官人我要,而且这姿势怎么也是你主动的!”慧子听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杏眼一瞪,爬起来狠狠的踹了我一脚:“说什么呢,我踹死你,你这个西门庆!”看着慧子红润的两腿之间缓缓流出的白色精液,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下面又不自觉的竖了起来:“那你不是潘金莲了!”慧子显然也发现了不妥,哼了一声,把我衣服往我身上一扔:“流氓,穿上你的衣服滚蛋!”说完自己也拿着衣服跑洗手间清理自己去了!我看着沙发上泛滥的水迹,不由得的舔了舔嘴唇:女人呀,真是水做的,我喜欢!

本来准备跟慧子缠绵一夜的,奈何明月那么大的灯泡在,我被慧子给踹了出来。哎,算了,有了第一次以后还不简单,嘿嘿,来日方长!



随后的几天里,我和慧子如漆似胶,夜夜缠绵,小夫妻一般,曹四那三小子看着我满面桃花的样子,一个个唏嘘不已:“哎,什么命呀,能喝酒也泡到妞,你狗日的,死慧子那别回来!”听着这几个家伙酸狐狸的话语,咱一阵的得意,骚包的回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one night in 上海,

我留下许多情……




上一篇:天使城市八下一篇:与空姐的一夜情